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Collection

【王的男人】种种出采的镜头+细节与感想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王男]出采的镜头+细节作者:Unknown
首先声明,一部戏是导演真实想法的表现,任何演员都只是导演意图的表达者,好,开始...

1。孔吉被老头YY时,摸到那个部位时突然跳转镜头,表现长生的突然来到,相信大家这时都接近底线了,呵呵,还有长生要他走时他不走,长生决定大家一起等死,孔吉那是很ΧΧ的看了长生一眼。大家可以关注一下那个眼神。实际上已经有人提出过。

2。他们要逃出地主家时格斗的场面,长生护了孔吉两次,一次是一个拿镰刀的准备砍孔吉,长生把那人推开,二次是一个拿棍(实际上好像是一捆材火)要打孔吉,长生又用自己的背挡了。

3。两人的桥上戏,孔吉跌倒及后来的情节,在其后孔吉第一次给王表演木偶戏时表达了出来,不过还有些孔吉自己加的情节,代表什么,各位慢慢想吧  。

4,无疑木偶戏是导演要着重强调的一部戏中戏,我甚至觉得是导演本身的灵魂,在孔吉第一次表演木偶戏时,表演完他和长生桥上戏的时候,王抢过男木偶做了一个很YY的动作,实际上这时谁拿到木偶也就是谁真是想法的表现了,注意,这时镜头突然切换到长生了,表现的是长生的心烦的痛苦,呵呵,导演的良苦用心啊,这真是一个一语双关的镜头,我怎么感觉有点刘心武说红楼的味道了,呵呵。切换回来是成了蝶恋花,呵呵,我真服了,蝶恋花是什么,为什么是蝶恋花而不是其他的剧目呢?导演要表达什么?难道不是孔吉与长生么?这是一语双关的镜头么?

有可能你要说不是,但在我看来至少不能排除怀疑,因为是导演刻意这样排的,即使我们无法证明这究竟纯粹是正常孔吉表演的内容还是暗指,但至少导演这样安排了,呵呵,而后镜头指向了那时孔吉的那个在全戏中最为人称道的笑容,当然是会心的笑,不过会的什么心,大家可以尽情YY了 。

5。孔吉第一次表演完后来到住处,注意,这时从孔吉的角度应该是能第一眼看到师兄的,这时的师兄心情大家不说也知道吧,先前导演已经表现过了一次,孔吉这里突然止步了,他为什么止步,是怕什么,为什么长生在那里那样他要停下来,还有一个问题,从长生与孔吉的关系来讲,第一个叫孔吉的应该是长生,怎么会是八福?而且从位置来讲,最可能最先看到孔吉的应该是长生,而且他担心孔吉这么久,但他为什么在八福叫了孔吉来了他也不动?依我看来,这种情况是因为孔吉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停下来,而师兄是因为担心孔吉又献身了而心乱。我们看到孔吉接下来也没有和师兄有过半句话,但是师兄有个表情大家应该注意道,就是当其他三人问孔吉做了什么的时候,一直埋着的师兄的头抬了起来,看来师兄还是抱一线希望的啊,呵呵。

接着孔吉说,“王笑了”,这时从孔吉的表情看,孔吉很是对此得意,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师兄,在看到师兄的表情后,他得意的表情没有了,转而平平淡淡的说,“喔(这个语气翻译里没有,大家可以听出来,不过大家平时应该是用的最多了吧,),王还赏了酒,”注意,这时孔吉的眼神明显很闪烁,跟大家平时撒谎时的动作是不是很像呢?说实话,赏酒我们没看到,不过我们就姑且信之。这时我们来看师兄的表情,呵呵,师兄是那种终于放下心的表情呢还是其他的表情?依我看,这时师兄根本不能释怀。而且我们在这段中始终没有看到孔吉与师兄的正面对话。不过他们的交流早在表情的表达中体现得很透彻了。

孔吉说的话,是故意惹师兄生气? 还是在试探师兄? 总之他这么一说,似乎对师兄打击很大啊...
但我宁愿认为他只是在回答六甲他们的问题,并没有想到师兄听了可能会不高兴,被王召见,而且第一次就取得了王的欢心,孔吉想到的是他们终于可以在这里站稳脚根了,以他的单纯,并不会想别的,直到他看到师兄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才停了下来。

你分析孔吉第一次表演完后,为什么要止步,长生为什么不动,是因为一个无措一个心乱——这里的分析显得多余。而且我觉得长生也不是担心,他更多的是在吃醋吧?当孔吉闪烁着眼神看长生时,他是在害怕长生的反应,还有担心,就像一个妻子面对吃醋中的丈夫一样(原谅我不恰当的比喻)。

6,孔吉在给王拭完泪后回到住处的情节,这是师兄在拿着那本书喝酒,看到孔吉来之后把瓶子摔碎了,真不知是瓶碎还是心碎,个人感觉这里如果加入一个师兄摇瓶的动作就更好了,我们就知道瓶里是不是还有酒,有的话有多少。呵呵,注意这段离孔吉被叫进王那里的时间,我们知道王在上朝时出走来到孔吉处,是白天,而此时已然深夜,从宫灯就可以看出来,师兄这时是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表达方式而已,而且在师兄接剧本前他的一句话,“王为什么总叫孔吉去啊”,我们也可以感受道师兄的心情。师兄扔完瓶后对孔吉说的第一句话是,“出宫吧”,注意前面还有一个感叹,翻译中没有的,你可以听出来,师兄没有先给孔吉看剧本,而是先说出宫,代表了他的真实想法。而这时孔吉由于贪宫中的环境和恋王的那滴泪,要继续表演完,于是悲剧开始了。

7,在他们演完王的母亲被鸩的那段戏后,师兄叫大家收拾行李出宫,师兄的心情虽然看不出高兴,但比起前两次的郁闷,无疑是好了许多。也许大家都没注意。孔吉在宫中被皇后脱衣服,而最终被王阻止,托了出去,注意到最后一幕是,皇后绝望的眼神被无情的两扇门合上,实际上合上的起止是门,王对他宠爱有加的皇后都如此了,孔吉还能指望王让他走么?

门的一边合上的是皇后的希望,另一边合上的也是师兄的希望啊,真是好门,师兄无奈的踱步只不过徒添烦恼罢了,我们看到孔吉不住的在王脚下哀求,但是结果大家是不是都已经明了了呢?这里有些人说有删节,但是依我看来删不删都如此,果然,师兄一看到身披官服的孔吉,眼神即刻表达了内心,师兄的心碎了,说出了那句孔吉难以承受的话,“反正是卖给达官的身子,卖给国王更好,是这意思吧?"孔吉无法容忍心爱的师兄说出这样的话(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们确实无法得知王是不是XX了孔吉),说了句,“不要信口开河”,这似乎也是全剧中首次孔吉开始顶撞师兄,也是,事关贞洁,当然要顶了。

8。狩猎过程中,六甲终于没过六甲,在为其送别的仪式中,草民戏子的在那个时代的悲哀一一尽显,注意这里没有孔吉噢,这也是让很多人后来YY的例证,有的只是大家的悲哀加上师兄的情感。。这里很难说师兄是悲还是恨,也许兼而有之,也许还有其他的,不过依我看师兄是各种情感交织难以言表,因为照理说他是班头,理该为六甲送最后一程,可他不仅没有哭,我们看到的只有他眼神那出离的几乎要爆发的情感,是什么呢?从后面我们看到的那一幕孔吉与王衣衫不整的状态,没有人认为他们是下雨了换淋湿的衣服吧?我看到的是三个师兄,一个是因为六甲的死而悲痛的,一个是为孔吉的被物质迷惑而伤心的(至少师兄自己是这么认为),一个是为无力改变这一切而怒无处泄的。这种情感很难演,于是他只好什么都没有明显的表达。

9。被王xx后的孔吉来到住所,发现师兄要走,注意这里显示大家劝师兄走,大家甚至举出了要被杀的危险,师兄什么话都没说,也没有动,不过我知道,他是想见孔吉最后一面,到最后孔吉来了,师兄看了一眼孔吉,最后心愿达成,开始走路,这时孔吉先说了句,不要走,师兄这里第一次停顿,看了看孔吉,看了看他付出那么多情感的孔吉,师兄什么都没说,是啊,缘分已尽,师兄想,继续走路,孔吉一看光说不行了,拉住了师兄的手,师兄一开始并没有挣开,师兄这里第二次停顿,实际上这是师兄多少次梦想的场景啊,他牵着孔吉的手,不管将来,他们只要能手牵着手,师兄心想着,师兄看了看现在的孔吉,这是刚被王临幸过的孔吉啊,师兄一想到这里就觉得阵阵恶心。用力的甩开了孔吉的手。孔吉这才发现什么都没用了,慌乱的他急急忙忙的找了把剑,为什么是找剑呢?大家曾记否在开始师兄要被戏班主打折腿时,孔吉顺手拿了把镰刀,怎么不是棍呢,周围也有拿棍的啊?如果说那次是慌乱,那这次怎么拿剑呢?怎么不是别的什么东西,实际上他真的慌了,他可以用刀阻止别人伤害他心爱的师兄,但他不可以,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勇气拿剑阻止他唯一的师兄离开,师兄这里第三次停顿,呵呵,孔吉啊,和师兄弄剑,太小样了吧,师兄进了一步,他本能的退了一步,照理说要阻止师兄怎么能退呢?你应该顶住,不向前的话至少该不动,答案是那样会伤到师兄,但师兄早已心伤,他甚至直接拿手去剑 刃处夺剑,偶见过的最嚣张的夺剑,事实上师兄成功了,孔吉根本不敢用力。看看孔吉含泪的眼神(说实话,没有掉泪我觉得是人太多了,如果是只有他俩,孔吉早就哭出来了),师兄知道孔吉的心还是自己的,不过他好恨,恨王夺走了孔吉的身,恨自己为什么会把孔吉带到这里来,也许他恨自己,为什么自己不是王,为什么是个戏子,师兄恨啊,他无处发泄,只好拿道具出气,砍了道具师兄还不解恨,直接来到了绳前,这时他一生才艺之所依啊,师兄想,也是他与孔吉相知相惜的纽带,但现在这是多么的无用,再怎样的牢固纽带也无法使两人在一起,师兄拿起了剑,狠狠的砍了下去,中国人说的割袍断义,现在师兄要割绳断情了,孔吉当然不许,注意这时的孔吉的力量和他刚拿剑阻止师兄时的力量简直判若两人,最后大家都知道了,情是割不断,理更乱的,师兄毫不犹豫的替孔吉背了黑锅,师兄的戏子功底这时显露无疑,骗起王来得心应手,装的惟妙惟肖,师兄要断头了,剩下的戏子看头都要挂了,自然也是作鸟兽散了。 面对举着剑的孔吉,师兄故意前行一步,孔吉只好后退,他本来就不想伤害师兄,只是想要他留下来,对于自己的这种方式,孔吉自己也无法把握.而师兄那前进的一步,仿佛是故意要惩罚一下这孩子似的.师兄一前进,孔吉就手足无措了.

应该是把道具剑,那是什么使我及一些人迷惑了呢?让我们回到那个场景,听一听配音,好像真是金属的?看来是把金属的道具剑,也许是把逆刃剑也说不定噢,不过不知除了剑心还会有谁用,如果是把道具剑,那么孔吉也就不该那么紧张了,真是的孔吉,又砍不断你那么紧张干么?绳的象征意义真是太重要了?还是孔吉也晕了,入戏了?师兄剑砍绳子孔吉拼命阻止的原因……我想是因为那绳是联系两人的象征啊。剑锋不锋利、砍不砍得断是其次,但绳子是他们戏之所系、心之所系、情之所系啊,承载着多少回忆多少情感。拿什么去伤害它,孔吉都会暴走。空中跳绳在电影中出现频率很高,几乎都成了一个具体的符号与意义了。开头就是两人玩空中跳绳的戏,戏子们在宫里的住所也有空中跳绳,师兄郁闷喝酒是坐在空中跳绳上,诅咒王也是边玩空中跳绳边骂,最后成了盲人也是和孔吉一起在空中跳绳上对戏……砍断绳子,无疑于砍断他与孔吉的情结,孔吉当然拼命阻止了。

10,老太监于心不忍看到师兄被杀,是啊,自己带进来的人,怎么也不该这么就被交代了,不过他说了句让他自己都没想到后果的话“放弃孔吉吧”,此时的师兄经过刚才的事件,已明白了孔吉对自己是多么的重要,自己对孔吉是何种的情感,一个自己本不顾身都要去保护的人,就着样放弃了么?如果说先前是孔吉与王的关系让师兄下决心走的话,这时师兄已经知道,走到那里,他的心都在孔吉这里,走不走已经不重要了,但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想死,而且想死在孔吉面前,这对他对孔吉是多么的残忍,这里只能说,哀莫大于心死,心已死,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这里的异问是王怎么是烙瞎他而不是杀了他呢?师兄万念俱灰,对王说 反正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王眼神复杂地重复了一遍,没有什么可失去了,眼神扫过公吉,此时我心下一寒 以为王要采用最狠的一招 在师兄面前杀公吉(因为我始终认为 由始至终 王是不会对任何人产生爱的 尤其是像师兄和公吉之间这种大爱 他只能爱他自己 即便是公吉对于他而言 也只是满足他征服欲和寻刺激的玩物 所以为了在此显示出他对世界的控制力--而反讽的正是这一点,作为王,他甚至连自己母亲的性命都保全不了,他的权力又是可笑地脆弱,所以不堪一击的他只有一次次以暴虐的行径来给自己树立“我很强大”的错觉)而此时 他选择夺去师兄的眼睛 (这也是全片的一个线索吧 眼盲还是心盲 师兄始终被竖立为一个心如明镜却最草莽对任何人都没有生杀予夺权力的戏子,而王,虽然手握整个国度的生杀大权,却是最大的瞎子,这难道不是最可怕的事吗) 所谓生不如死吧 王能让命贱如狗的你死 也能让你痛不欲生 如果要最直白地解释 最能透彻伤公吉心的 也正是看到师兄生不如死地苟延残喘 所以这里编剧的安排 我倒认为是合情理的。

11。长生在狱中回忆,一个心死之人,还能回忆什么呢?心中只有孔吉的他能回忆什么呢?我们知道了,他与孔吉小时候的情节,为什么不是他们大了之后的情节呢?我觉得,在师兄做了戏子之后的片断,师兄不是回忆不起,而实在是不愿回忆,他一想到戏子,一想到孔吉因戏进宫,一想到孔吉因戏与王结缘,他就会崩溃的,只好到记忆之角,找了个没有戏子前的片断,依我看这样的片断很多。长生被烙瞎后诉说偷金子的那段,在其后的木偶戏中也表达了,很多孔吉附加的内容,大家可以细品。也有人提到,为什么他自杀要到王前自杀,要死自己躲在屋里自杀不就行了么?成功率高,风险又小,他是想向王表达什么呢?为什么用那种血流遍地的方式呢?依我看,是想向王表达他的心。不再王处,在师兄处,我过我觉得有个片断小准基在表达的时候似乎走神了,想笑但很快又回规正途了。大家可以注意一下,如果这个时候,孔吉只是哭,反而不会显得那样悲凉,那个笑容,是孔吉挣扎出来的笑容,他想学师兄洒脱的样子,他想学师兄笑,可是,手上的疼痛,心里的痛,让他只能露出这样一个无奈而又悲伤的笑容...越是这样带着泪与伤痛的苦笑,越是让人惋惜不己。割脉以后,孔吉拿着女指偶的那个手抖得厉害,不光是为了表达女指偶的害怕,也确实是疼得厉害啊!这里,我深深佩服孔吉,深谙表演之道,这样的情形下配上这样的台词,王也丝毫不会怀疑.由此也可以见到,孔吉求死之心有多么坚决。我个人觉得,孔吉在王的面前死去,为王表演最后一场戏,是孔吉觉得自己能为王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但是,这样的他,心里对王又有着太多的无奈,用这样的方式,在王的面前离开,同样也是孔吉的反抗方式,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孔吉不再采用跪地哀求的方式...
而这样的方式,也不会连累到旁人,如果是在自己的处所死去,那么跟在他身边的人也会受到牵连吧?

12。长生在最后绳上表演大骂王的时候,说了句“没法看到那杂种偷走他的心!”,小吉接着喊道:“你这杂种!” 其实,偷走小吉心的就是长生啊,就是他偷走孔吉的心还浑然不知,教孔吉如何不骂?这里是不是也一语双关呢?既表达了,孔吉的心之所属也表达了孔吉对长生不能体会他真意的无奈!

13。一开始孔吉去变态老头出卖身前,注意,这里先有一个镜头,指向挂在墙上的一起的孔吉与师兄的面具,大家注意这两个面具在后来反复出现,贯穿整部戏,然后是班头拿了一些好像窝窝头的东西进来,刚开始大家的目光都是注意着班头的,从不知那位冒出的那句话,“不是说给我们准备一桌好的吗?”明显,大家都没吃东西,才有这样的生理反应,此时孔吉并没有一直盯着看食物,而是转而向师兄看去,也许是孔吉怪师兄故意跌落下绳,我不知道他们进食前有什么习惯,不过从他们第一次到京城,看到有人耍戏,师兄从衣服里掏出顺手牵羊的东西给孔吉吃,以及后来在王宫里他们第一次吃丰盛的饭的动作,我发现是师兄都是很顾着孔吉的,而孔吉没有师兄的先表示,好像都不会主动,当然以后孔吉在王处,就用不着这样了,这个习惯很值得回味。

14。孔吉去变态老头处卖身时,将面具给孔吉带上,这个面具哪里来的?是孔吉自己带来的还是老头的?如果不是老头的,孔吉难道卖身前都要带面具?如果是每次卖身都要带,那为什么孔吉在一开始被班主叫的时候没有先拿面具?大家可以看到随着面具的向下,孔吉的眼也闭上,能闭眼还要面具?孔吉最诱人的不是脸么?这时镜头转向师兄处,师兄醒了之后,在别人说了那翻话后,(注意说这番话时那个情景,其他人似乎已睡,而那人面前摆了一些碗菜,看着这似乎孔吉身体换来的东西,你作何感想?从时间上来说,大家可能觉得他们吃饭没那么快吧?不过我告诉你,在被删除的镜头中,孔吉是先给老头按摩的,至于按了多少时间?大家自己想)并没有马上冲出去,而是镜头又给了一下墙上的面具,表现了一下师兄看了看墙上不在一起的孔吉的面具,为什么老是要突出这个面具呢?在一起的面具到底突出了他们什么关系呢?不过请大家注意的是,在孔吉要去卖身前,即在师兄几次阻挠他去之前到最后班主将他推出门,我们似乎没有看到他拿面具啊,而且中间班主打师兄时有一个画面可以看到孔吉的面具还在墙上,由此我推断,在孔吉被班主推出门后,我只能说后来孔吉又回来了,至于为什么回来,也许是拿面具,也许是为了看看晕倒的师兄吧,这里我们不得而知,当师兄看到不在一起的面具时,不知他作何想?当师兄赶走老头,揭开孔吉的面具时,孔吉仍然是闭着眼睛的,也许是在师兄面前被看到这样很是尴尬吧,大家注意当孔吉要穿衣服时也是背对着师兄的。

15。两个逃命奔波的人来到一处山腰,孔吉被杀人的阴影笼罩,面带忧愁,师兄想出了用表演盲人戏来给孔吉舒心,我奇怪的是难道演盲人戏就一定会奏效么?不说别的,我们一看孔吉看到师兄开始表演盲人了,马上就笑了,咦?真是,怎么这么有用啊,不会是串通好的来糊我的吧,师兄对孔吉的了解看来不是我们想的那么少啊,怎样能使孔吉高兴都能即兴做到,不过我更感兴趣他们表演的内容,这段戏全剧出现了两次,一次是这里,一次是结局时候(请大家回想一下篇末点题的手法),内容很值得玩味,“我在这儿,你在那里吗?""我在这儿,你在那里",内容与蕴涵怎么看都像两人的一生写照,从相知到错位,不停的彼此误解,命运的作弄与戏耍,到最后终于又心在一起,很多人注意到了此时孔吉那美丽而灿烂的笑容,师兄的心情在此被大家忽略,大家注意到了稍后一段师兄要带孔吉去汉阳时把棍子扔掉又跳又叫的情节了么?这也可是全剧中师兄最高兴的时候啊,能带着自己的孔吉去实现理想,自己的能把握的孔吉啊,终于可以自己把握命运了,师兄此时的心情,恐怕更是难以言达的吧。 一个很简单的想法就是,虽然公吉和师兄情深如许,但他们的爱由始至终都是隐忍而未发的,我认为这是编剧最高明的地方,假如在这编剧像某些亲期待的那样,真让他们表白了,那就太煞风景而浅薄了他们的深情了 所以他们要表达情感,全部都要依托到戏里去,就说在现实中他们始终没捅破那层窗户纸 而瞎子戏里 最让人期待的 就是那个结束时顺理成章的拥抱 师兄挑起这出戏 公吉立刻就笑了 因为他知道 师兄是在向他讨要那个拥抱 呵呵 这是我的想法噢在山坡上拥抱时,孔吉笑的很灿烂,师兄放开孔吉看着他却说了句偶认为全剧最煞风景的话,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表白的么; 晚上睡觉时孔吉有意在"勾引"师兄哦(坏笑),可师兄只帮他拉被子,偶觉得在孔吉认为师兄若喜欢他应该会...(因为他一直把自己当女孩子地) 如果孔吉是女人,很多情节就变得理所当然了,那种微妙的关系就体系不出来了,这就是这部戏的出采之处,东方思维是不提倡直来直去的,看看我们写文章,总有很多悬疑,伏笔就是这样埋的,而且如果孔吉是女人,很多情节就反而很不到位,例如,如果孔吉是女人,那么他一开始去卖身的情节就会让很多人不爽,不管你是不是为一顿饭,男人眼中,这就是低贱的人,贞操关念是根深蒂固的,而且一个女人如果卖了很多次,没有一个观众会喜欢,而换成一个男人去,很多人会觉得这是值得同情的行为。我觉得这部戏的成功,就是抓住了东方人的这种似是而非的莫名的情感,如果是断臂山,两人在那里xx,那很多人会吐的。孔吉每次献身,总是被逼的,而且都不是给他最爱的人,这让观众总想等他和师兄的那一幕出现,可是出现后却两个人都死了,观众的心理受到严重打击,那种无法排遣的情感只好寄托在回味中了。为什么这部戏很多人看了几遍才有感觉,主要是后几遍之后都是带着或多或少的对孔吉的好感去的,看后这种感觉加强,会有如临其境的感觉,入戏了之后第一遍看不到的细节都出来了,对情感的琢磨让大家回味无穷。于是更增加了好感,陷入一个循环。

长生与孔吉作者:Unknown
孔吉就像是一株在强风中力求生存的小草, 不管命运的强风如何压迫, 他都能随风摆动, 压低自己的身段去迎合. 面对命运的挑战, 人生的无奈, 孔吉看似柔弱顺从, 但是在许多事情上, 他有他的一份坚持. 无法眼睁睁的看著戏班主那样对待一直守护著他的长生, 因此冲动之下, 他夺刀杀了人… 虽然知道留在宫中只会招惹祸端, 也让长生对他的误会更加深, 但是因为对王的同情, 因此他仍旧坚持要留下来. 看似最柔弱的他, 其实性格上反而是最为坚强的, 也最为坚持著他所深信的人生理念. 我相信, 不管片尾真正的结局如何, 孔吉的内心定然是感到祥和充实的, 因为他已经用自己的方式, 跳脱了宿命对他不公平的安排. 这辈子是低下的戏子, 来生却偏偏还要再依著原路, 重新走过一次. 相同的命运, 但体会著不一样的感动, 人生就不算白过, 灵魂也仍是自由的. 不同於像草一样迎风摇摆的孔吉, 长生像是一棵坚硬挺拔的大树. 当强风来袭时, 他时常会选择以硬碰硬的方式来面对, 或许最後树干会因为抵不过强风的攻势而从中折断, 或许最後会落了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但这就是长生, 这是属於他的戏子本性, 总是要演出一场轰轰烈烈的剧码, 以激烈的手法来表达对命运的不满.

只一眼,便是一生一世 (寡人也有疾  2006-10-25)
许多年以后,当人们回顾历史, 2006,轰动韩国的盛事应当是《王的男人》的上映和李准基的横空出世吧.唯美的浪潮,毫无悬念的席卷民众的情感与关注,引发人们对真、善、美的温柔而强烈的渴望。

不完美的《王男》作者:Unknown
看过《王男》以后,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一部很不同与一般的电影,用一个形容词就是"unique"吧!肯定的是 - 它并不完美却有很多很好很感人的地方。它不是大片,却散发出一股很令人回味的魅力 – 对爱情、对人性、对人生、对生命、对命运的思考。它有着悲伤却也有着欢乐,它有着沉默却也让人微笑,它让我心痛沉重却也让我感动。


- Recompiled by nslan from various views expressed @baidu.com (2007-06-20)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