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Online Collection

小丑、国王、自由 : 浅析韩国影片《王的男人》的内容魅力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此文已发表于《艺术评论》

2005年底,影片《王的男人》在韩上映。其时,韩国电影界热点问题集中在两处:其一,韩国电影配额制遭到新一轮的威胁,其二,韩国电影界正面临年轻小生青黄不接的状况。由是,这部小成本电影所引发的观影高潮,很自然的转化为对两个预设的电影话题的探讨:《王的男人》成为韩国电影业界标榜配额制之必要性的重点案例之一,其主要演员也被选作代表参与了与总统的巅峰对话,就韩国电影配额制与政界人士进行激烈的讨论;与此同时,青年演员李俊基在片中阴柔、唯美的表演,为媒体带来了关于韩国新一轮小生偶像气质的高调宣传。有趣的是,国内媒体在报道这部片子的时候,几乎也遵照了相同的报道模式,将宣传重点集中在这部电影始料未及的票房成功和男主演的阴柔气质上。笔者以为,对这部观影人数远远超过同期上映的所谓大片并获得良好口碑的小成本电影的考察,如果仅仅限于对其票房收入的渲染和对某一位气质独特的明星的追捧,那这样的观察视角无疑是有所欠缺的。其内容魅力,也绝对是一个值得国内电影界认真思考和深入剖析的重要问题。

《王的男人》的线索,从表面意义上来看,表现了一对身为贱民的小丑表演者孔吉和长生在乱世中求生的故事。为了保护孔吉免受侮辱,长生与人结怨并带着师弟来到京城汉阳谋生。当时暴君燕山宠爱艺妓张绿水,朝纲一片混乱,贪官污吏横行。长生与孔吉以此为题在街头开始表演讽刺燕山王和张绿水的喜剧,虽大受百姓欢迎,但被朝中官员以对君王不敬的罪名抓捕,在被杖刑时长生无畏的大声斥责官员昏庸,并要求大臣带他们去大王面前表演,希望可以用让国王发笑的方式保住性命。两人在表演时,孔吉急中生智,用演技让王大笑。两人随即被王留在宫中让王取乐,孔吉更是因为美貌令大王倍加宠爱。

好景不长,两个人,尤其是孔吉的身份开始受到大臣的排挤。师兄长生想带着师弟离开宫廷,但是孔吉此时却因为有些难以割舍国王给自己的宠爱而留了下来。随后,大臣要求他们利用机会不断向王进谏要求废除孔吉。张绿水也与内宫合作模仿孔吉的笔迹伪造了诽谤燕山与绿水自己的书画册,结果燕山为了找寻嫌犯不仅禁止使用文言文,而且在宫中大开杀戒。孔吉为了制止燕山的杀戮,被迫承认自己是那本诽谤书的作者,而师兄长生为了能够让孔吉保全生命,称自己才是那本画册真正的作者,结果,他替孔吉死去,了无生趣的孔吉用割腕的方式追随最爱自己的师兄而去

如果《王的男人》只是记录了这样的一个故事的话,那它充其量也就是个表现了一对擅长扮演小丑的杂耍艺人的人生悲剧。但故事的叙述并不仅限于此,否则人们看片过后的奔走相告也没有理由。其实,《王的男人》还有另一个相对更写实的片名翻译:《国王与小丑》。对比来看,《王的男人》以其对性别因素的渲染凸现了影片中相对暧昧的情感因素,《国王与小丑》则更为客观的反映出影片探讨的两个阶层的人生价值观念。而对国王所代表的特权阶层和小丑所代表的平民阶层的人生观的对比与探讨,因为影片所选择的悲悯的视角,成为了这部影片最大的亮点之一。

在社会人类学的研究当中,国王和小丑一直是一对有着特殊的共生关系的权力主体。有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很多社会中都有小丑这个特殊行当,作为对傲慢和自大的权力的一种平衡机制而存在。小丑的特殊性在于,他们既是低人一等令人不屑一顾的玩物或弃物,同时又是洞悉人性、点破玄机的世俗英雄。他们利用自身的滑稽、愚蠢或者疯癫作为护身符,说出那些其他人不敢或不愿说出来的真话。也正因为如此,他们的真话往往能够让掌握权力的人(国王)保持清醒,不至于因为自身的傲慢和周围人的奉迎犯下那些无法挽回的大错。人类学家凯茨费里斯用傻圣(Sage/fool)这个词来形容这种人,强调他们和权力的共生关系。

谈到这里,我们不难发现,人类学家的论断在是站在一种宏观、历史的角度来说明了小丑、国王与权力机制相适应的一面,而同时,在更为微观的层面,在我们的视野不为权力所左右的人性领域,国王和小丑与权力的矛盾,以及他们从权力符号被还原成为人之后所遭受的俗世苦痛,则在有意无意的被历史的书写者所忽略。于是,在观看《王的男人》的时候,在欣赏到绚烂的电影画面带给我们的光影声色之余,我们突然惊喜的发现,故事里带给观众的,不仅仅是两种身份符号所指代的人生观的对比,更是被还原为人的普通人对权力与自由的沉痛反思。

剧中的国王,看起来无所不能,但其实却无法保护自己深爱的母亲。看起来拥有一切的权力,却几乎没有开怀大笑的机会。所以,他在小丑们并不高明的杂耍游戏表演前笑了,笑得无法自控,处于权力中心的国王像中毒一般迷恋上了小丑们的表演,甚至脱下高贵的王冠匍匐在小丑的脚下来扮演一个卑微的角色并且乐此不疲。在杂耍戏剧所营造的狂欢式的氛围中,他才可以抛开他所谓的高贵身份,扮演一个他想要扮演的普通人,一个可以保护自己的母亲、斥责管制自己的父亲的普通男人。

而对生性自由的小丑表演者来说,在权力机构当中扮演并不讨好的角色并不是他们内心的渴望。在《王的男人》当中,走入皇宫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而离开皇宫,离开这个黑暗的名利场是他们一直的渴望。师兄长生是一个坚定的自由者形象。他在表演的时候毫不掩饰自己对权力的蔑视,甚至在街头演出中,也敢于拿皇帝的风流韵事开玩笑。进入皇宫同样不能束缚他的本能欲望。当他无法决定演出的内容,而只能沦为皇帝的傀儡的时候,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在表演时所坚持的理想已经无法被实现。于是,他希望带着师弟离开皇宫。但到最后,他为了救师弟却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种不顾一切的勇气,这种对自由的坚定维护的气质,让国王也感觉汗颜。相比于成熟的长生,年幼的孔吉曾经一度迷失在国王对自己的依恋中,但是在最后,他还是明白了,只有和理解、包容自己的同是杂耍艺人的师兄在一起,只有身处可以让自己自由奔跑和歌唱的田野山川之中,自己才不会失掉杂耍表演的精髓:快乐!否则,即使锦衣玉食,即使万千宠爱在一身,表演都依然只是表演,而不是心灵的歌唱。

影片最后安排了一个颇具超现实主义色彩的精彩结局:国王自知大限将近,为师兄弟俩安排了最后的演出,长生和师弟孔吉在高高架起的绳子上对峙、和解。在士兵的厮杀声中,意欲夺权的乱党冲进皇宫,师兄弟俩站在高处,俯视着为了功名利禄而疯狂的人们(虽然长生此刻已经双目失明)。当世俗利益都不再能够束缚他们的时候,两人再一次心神统一,他们的表演也同时进入高潮,他们同时高高跃起,像脱离地心引力的鸟儿一样飞了起来,脸上浮现出超脱物外的笑容。与他们的超然相对应的,正是仰视着他们的表情焦躁而迷狂大臣们,以及眼神中饱含痴迷和向往的国王。这一刻,《王的男人》的主题魅力昭然若揭:只有能飞腾的才是真正自由的灵魂,而心灵是否具备飞腾的能力,和你的身份无关。

这就是《王的男人》,我想,如果你曾经和我一样,在影片开头为稍显轻浮的杂耍表演而微蹙眉头,那么,到了影片的最后,我们最终会了解影片的内容魅力,并为之深深感动。而对于同样在经历着市场考验的中国电影和为了中国电影而辛劳的电影从业者来说,这种能让观众在娱乐之余深刻思考的情节内容设置,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可以被当作一面借鉴之镜的。

 

王晓憨(2007-03-05)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