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Online Collection

《王的男人》- 我在这裏!你在那裏!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朝鲜王朝是韩国最後一个王朝,燕山是朝鲜有名的暴君,他残暴个性的起因是燕山的母亲因後宫斗争陷害而遭赐死服毒,丧母的悲恸让他的个性因此扭曲,燕山最後遭到了群臣的罢黜。

长生:别去,为了一顿饭,什麽都抛弃了吗?这就是你活命的方式吗?
班主:小子,孔吉自己都没说什麽!
戏子出身的长生和孔吉,就好像一对夫妻,长生是丈夫,孔吉是妻子,在戏中,长生总是扮男,孔吉总是扮女。长生爱护孔吉,孔吉依赖长生,两个人是不可以分离的,因为拥有彼此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那麽失去对方就一切成空!为富员外演戏,从富员外找戏班主说话的那个时候起,长生的脸就变得很不一样,甚至气到无法再断续演下去。不要再出卖孔吉了!长生这样求著班主,就算被班主打得吐血也抱著孔吉说不要去!可是,当被班主打晕的长生醒来时,看到挂在墙上的只有他的面具,丈夫面具旁边的妻子的面具不见了,他有多失望。其实比起长生,孔吉是更明白生存的道路,更看得清现实。因为想要好好和长生过完戏子的一生,无论什麽事孔吉都愿意接受。

孔吉:不会有事吗?
长生:像他那种人该死!
富员外抚摸孔吉的时候,长生闯了进来,长生拉著孔吉起来想带他走,孔吉却甩开他的手背过去穿衣服。这个时候的孔吉心裏有多复杂,最不想让那个人看到自己没有尊严的样子!孔吉在所有人的面前都可以失去自尊,可是唯独在长生的面前,他想要守住自尊。好,我们在这裏一起死好了!长生怎麽可能丢下孔吉不管呢,那个赋予他生命意义的人,就算和他一起死也没什麽好怕的。在逃跑的路上,长生求班主放过他们,他还不明白吗?戏子的命早就已经被人主宰了。班主想要毁了长生,让他一辈子都再也无法演戏,而情急之下的孔吉杀了班主。孔吉怎麽忍心看著那个男人杀掉长生的未来,他们还要看著同一个方向走向的未来。长生拉著惊慌失措的孔吉一直跑到河边,长生温柔地帮孔吉擦去脸上和手上的血,只要长生还在孔吉身边,吓到发抖的孔吉的心也是安慰的。那麼接下来两个人应该怎麽办呢?

长生:小子,你没长眼睛吗?
孔吉:小子,你没长眼睛吗?眼睛瞎了吗?
长生:眼没瞎,只是爬那座山的时候腿伤了!啊,这声音是不是对岸的姜盲人?
孔吉:对了,这味儿是否是过田那块的冯盲人?
长生:哎呀,真高兴!喂,我在这裏,你在那裏?
孔吉:我在这裏,你在那裏!
长生:哪里?哪里?
孔吉:这裏!这裏!
走过一片白色的花海,长生看到孔吉惆怅的脸,又和孔吉演起了盲人的戏,那段寻找对方,最终拥抱在一起的戏。只有长生才知道怎麽让孔吉那麼快地转换心情,孔吉笑了,长生才能知道自己该干什麽!去汉阳吧!在汉阳开最大的场子!两人拥抱在一起,似乎拥抱了全世界和所有梦想,长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对长生来说,带著孔吉实现自己的梦是再好不过的事了!而孔吉也愿意陪著长生走完这一生,不管是到哪里,只要是有长生的地方,即使是再脆弱的孔吉也能幸福地活著!

长生:高兴吗?
孔吉:嗯,很高兴!
长生:什麽那麼高兴?
孔吉:所有的一切都高兴!
来到汉阳,遇到同样是戏子的六甲、七得、八福,一起在街头演著燕山王和妓女张绿水的戏,孔吉虽然都不怎麽说话,可是心裏是幸福的吧!和长生一起做著自己想做的事,不是做梦都想要的吗?可是谁又知道这竟是酿成悲剧的根源呢!

长生:慢,这麼草草了生,实在是冤枉!请准我们在王面前表演,王看了要是笑了,就不能说是戏弄了,我们逗乐王不就行了吗?!
被处善带到义禁府,为了他们所演的戏受罚,看著孔吉疼痛不堪地表情,长生竟要求在王面前演出此剧,若博王一笑便饶他们不死。虽然处善同意了,可是长生和孔吉怎麽会想到悲剧也是从这裏开始的!入宫表演并不顺利,六甲、七得、八福紧张得忘记了台词,长生的卖力也无法让王笑,但孔吉却巧妙地让王笑了。因为孔吉,戏子们被留在宫中,能吃好睡好,还能演著自己的戏,却不知道他们已经成为宫廷斗争的工具。

燕山:你叫什麽名字?
孔吉:孔吉!殿下!
不知道是第几出戏之後,王真正地注意到了孔吉,就像绿水说的,王的目光快把孔吉给盯穿了。终於,王召见了孔吉,我们来玩吧!孔吉拿出了两个指偶,白脸妻子跟在赤脸的丈夫後面,走著走著突然摔倒了,丈夫回头望了望委屈的妻子。丈夫连忙回身扶起妻子,捧起小巧的手温柔的抚著,两人就地坐了下来。妻子将头靠在丈夫的肩上,丈夫抬起手,环过妻子的肩膀将她拉近,甜蜜地依偎在一起。这出指偶戏演的是什麽,只有孔吉自己心裏最清楚吧,在逃跑的路上,在河边,他记得那麼清楚,长生是怎麽保护和安慰他的,孔吉心中的温暖一直也不会散去。
回到住处,最关心孔吉的不应该是长生吗?可是长生却一直坐在角落裏没有出声,孔吉虽然在回答六七八的问题,可是眼睛却一直往长生看去,其实长生才是最想知道孔吉在王的寑宫裏都做了些什麽的人吧!夜晚,孔吉背对著长生睡,长生起来轻轻地帮孔吉盖被,那个时候的孔吉并没有睡著,那双眼睛充满的是失望还渴望呢?

长生:王为什麽常常召见孔吉?
处善:王召见谁要做什麽,都不是你该管的事!
被众臣反驳的王,生气地时候想到的是孔吉,和那些达官贵人不一样,王似乎对孔吉有了精神上的依赖。这一点让长生无法安心,可是在王的面前,他们两人都不能做任何的事。找到孔吉把他拉入寑宫,这次不是让孔吉表演给他看,而是自己表演皮影戏给孔吉看,那段极度思念母亲的皮影戏。失去母亲又一直想念母亲的王似乎比想像中脆弱些,高高在上的王,像一个没人疼的可怜的孩子。他在孔吉面前流泪了,孔吉也不会想到至高无尚的王也会在深夜默默地流泪吧!也许就是那一瞬间,孔吉有了想保护他的念头,可是这种危险的念头却让他和长生越来越远。

长生:我们离开吧!
孔吉:好,你想离开我们就离开吧!可是演完这场戏再走!
长生无法再忍受自己成为宫廷斗争的工具,无法忍受自己不能保护孔吉,在宫中,他不能像从富员外那裏救走孔吉一样地把孔吉从王的身边带走,他没有这个能力,所以趁早离开宫廷是正确的。可是那出戏不该演的,如果要离开宫廷就不应该演燕山母亲被害的那出戏,更不应该让孔吉演著燕山万分思念的母亲。单纯的孔吉也没有想到吧,他只是怜惜那个没有母亲的孩子,所以想给他些什麽,可是他和长生的未来就此断送了!

长生:你打一开始就不想出宫,是吧?
孔吉:不是!
长生:反正是卖给达官贵人的身子,卖给王更好,是这个意思吗?
孔吉:不要信口开河!
王想封孔吉为四品官,而孔吉却只求王准许他们出宫,王这个时候可以放弃孔吉让他离开吗?无视孔吉的请求,依然将官袍披在了孔吉身上。这些都让张绿水无法容忍,一个戏子,一个男人,也能将王从她身边夺走,即使是拔光孔吉的衣服也不解恨!在王的寑宫请求离宫後回来的孔吉,受到张绿水侮辱的他,听到的只是长生的冷嘲热讽。只看到名利,这就是长生眼中的孔吉吗?少有说话的孔吉第一次那麼气愤地回应了长生,因为长生的误解,因为长生的不信任,孔吉要怎麽办?他们的心是从什麽时候变得如此陌生,孔吉只有依赖长生才能活在世上,这一点长生是知道地吧!可是长生为什麽要说那些伤害孔吉的话呢,因为长生害怕他将永远失去那个人!

孔吉:不要走!你不准走!
长生:你疯了!
打猎中,大臣追杀孔吉,虽然孔吉没有死,却永远地失去了六甲,这一点让长生更明确了已经不能留在宫裏。孔吉知道六甲是为保护他而死的,伤心地他怎麽还能和王玩著游戏,使出所有力气射出那只箭,孔吉失去重心地倒在地上。那无力的表情,伤心的眼泪,让王禁不住地吻了他,这样的孔吉还可能离开王离开宫廷吗?长生迟迟不肯走,他在等孔吉,等著见孔吉最後一面,因为长生知道孔吉不会离开了!孔吉抓著长生的手不让他走,因为失去他,孔吉也没有存在的意义,可是长生再也不能留在宫中了。长生生气得用剑砍著那条曾被他视为生命的绳子,孔吉抱著长生痛哭地求他,孔吉无法看到长生亲手毁了那珍贵的东西,就好像长生在受著伤一样,对孔吉来说比任何事都来得不忍。

长生:我还以为瞎了,再也不能站在这绳上了,现在站在这裏别有一番风味,说实话,眼瞎我可算是生来就有,想听听这个故事吗?小时候第一次看戏,因拍子瞎了眼,当戏子时与某戏子一起玩乐很开心,因他瞎了眼,来到汉阳,因沿路群众给我们的铜币瞎了眼,不知怎的进了宫,来到这裏,就这麼瞎了眼,没法看到想看的,没法看到那杂种偷走他的心,这也算了,现在瞎了眼,不能往下看了,绳下就是半空,如果早知道是这滋味,早早成为盲人就好。
孔吉:你这杂种!变成盲人那麼好吗?
长生:是啊,很好,好极了!
孔吉:你们看看,那个没胆怯的家夥,没有双眼的家夥,知道那是什麽地方吗?快点下来,你这家夥!
长生:瞧瞧他在说什麽,我就是生活在宫中的王,小子!
孔吉:对,我一直梦想看到王的面容,见到了,我也恍然大悟了!
长生:小子,本王的面容怎样?
孔吉:你小子两眼失明,因为看不见,把世界变得那麼乱七八糟。你死後重生,想变成什麽?变成达官贵人吗?
长生:不,不要!
孔吉:那麼想成为一国之君?
长生:也不要,我还要生为戏子!
孔吉:小子,都被戏子卖了性命,还要成为戏子!
长生:那麼你想变成什麽?
孔吉:我不用说是戏子,当然是戏子!
长生:是啊,世事使人厌恶,不如开心走一遭,化身为戏子,再活一世吧!

张绿水因为忌妒,觉得只有让孔吉死,才会找回深爱的王。可是绿水却没有想到长生会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孔吉,而长生也没有想到,自己原来根本没有办法放弃孔吉,就算对手是王也无所谓。面对苦苦哀求的孔吉,王竟然要求孔吉杀了长生,请殿下赐我一死!要杀了那个比自己生命和尊严还珍贵的男人,孔吉愿意自己死去。你杀了我吧,反正我也一无所有!长生的话让王突然明白了,你真的一无所有?王的反问背後的意思应该是你至少还拥有孔吉的心吧!长生和孔吉的关系是世上的所有人无法想像的,就算是王,也不能控制他们始终连在一起的心。

长生的眼睛瞎了,孔吉的心也死了,那个男人无法再看到自己,无法再和自己演著一出又一出的戏,失去长生的日子还有什麽好留恋的,孔吉就想要跟著长生,无论是死是活,只要跟著他就好。王也知道长生和孔吉是无法分开了,於是回到绿水的身边。你这疯子!绿水像宽容自己的孩子一样重新接受了他,只有绿水才会爱著他,哪怕陪他到死!长生和孔吉的最後一次表演,一切的误会都烟消云散,他们的心始终在一起,世界上所有的爱加上他们的两颗心,那就是他们的感情!

很早以前,还是奴才的时候,孔吉偷了主人的金子,主人把所有人叫到外面问是谁偷了金子,可是却没有人回答,长生为了不让大家受冻自己承认了。从那个时候起,叫长生和孔吉的两个人就被命运绑在一起,那是在疲惫的一生中上天赐给彼此的礼物,生命中最美妙的日子便是望著对方感受心裏的笑容,那些笑容所给予的幸福只因对方而存在。就算有的时候孔吉在这裏,长生在那裏,可是总是会寻找到对方,只有拥抱著对方才能继续活在这世上。因为今生有著未完成的姻缘,所以约定来世再一起化做戏子,也许不止下辈子,对於长生和孔吉,永生永世在一起才是最完美的结局

PS:《王的男人》看第一遍时只是觉得好看,看第二遍时有些感动,看完第三遍突然觉得以後我还可能看无数次。终於明白《王的男人》为什麽会是韩国史上票房最高的电影。电影中刻画四人之间的感情比所有电影中的亲情、友情和爱情都来得更微妙,说不出却能深刻地体味到的感情。生长和孔吉的感情,孔吉对王的同情,王对孔吉的爱,绿水对王的爱,绿水对孔吉的恨,王对母亲的思念,包括处善对王的一片苦心和戏子们之间的友情,在电影中都体现得很好。只是希望来生,长生和孔吉还有那些戏子们在没有宫廷,没有王,没有斗争的地方开心地活着!

 

- 花木馬 (2006-06-14)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