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Online Collection

华丽的假面哀伤 - 《王的男人》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长长的犹如清明上河图一般的朝鲜画画卷演绎出燕山君时代的市井风情传统的乐声中主角登场,假面,如同脸谱一样代表着人物的灵魂和命运。热闹的人群簇拥着绳索上歌声嘹亮的长生,孔吉迅速吸引着每一个人。花容月貌,乖巧伶俐,婀娜的身姿,勾魂摄魄的眼神,甚至丝丝细语里流露出的哀怨。。。使他立即成为地方官垂涎的美味。

班主是现实和屈从于权力的,本来戏子就没有自己的命运。长生拼了命的相求,拼了命的从官衙里把孔吉救出。孔吉误杀了拦住去路的班主,两个人开始逃忘。溪水边,长生默默地为惊恐万分六神无主的孔吉擦去手上的鲜血,并安慰说"那家伙死了算便宜他了。" 两个人的命运从此紧紧系在了一起。

"我们到汉阳去罢!" 到那里开始全新的生活,忘记这个恐怖的夜晚。两个身怀绝艺的人,还怕讨不到一碗饭吃么? 葱葱郁郁的大树下,一段即兴的小品烘托出死里逃生的两个人对新生活的美好憧憬。"我在这儿,你在那儿吗?""不是阿,我在这儿,你在那儿啊。" 戏里戏外,相依为命的两个人紧紧相拥在一起。

热闹的汉阳城,熙攘的人流和垂涎的美食。人群中一处热闹的戏场。长生塞一块刚刚摸来的点心给孔吉,两个人对视一眼幸福而单纯地笑着。凭本事砸了人家的场子,凭本事好好的吃饭喝酒,凭本事让别人心服口服还加入自己的队伍。可是戏也不是好演的,何况长生还有想在王面前演出的志向呢。

根据市井里对王与后的言论编写的剧本,一经演出便获得了成功。他们在台上淋漓尽致的时候,台下一双眼睛却已注目多时。上演王与后的故事难道不是对宫廷的嘲弄么? 突如其来的危机这样被化险为夷 : "我们不过是想要在王面前演出,逗王笑而已"。"如果王不笑,你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辅佐王的内侍处善引他们入宫了。

他们就这样哆哆嗦嗦诚惶诚恐地来到王的面前。事先已经大获成功的脚本因为部分成员的屁滚尿流无法展开,无可奈何之下长生抖了剧里最大的包袱。。。王还是没有笑。空气都凝固了。若不是孔吉的灵感闪现。。。王笑了。几个人因此被留在了王宫里。锦衣玉食的生活也许并不快乐,他们很快被陷入权利与欲望的中心。处善大人借戏子之口铲除异己,大臣因此丧命。还有王一次又一次的单独召见孔吉,这一切都给长生不祥的预感,脸上遗失了明朗的笑,越来越想要离开宫廷。难道戏子就真要屈从于自己的命运,即使是入了王宫、受了王的恩宠也无法改变?

如果说长生的挺身而出两肋插刀是一个男人的仗义和对朋友的情谊在所有不怀好意的人打孔吉主意的时候,可是孔吉又是那么容易地让人爱怜,我只能说我对两个人的感情有一点怀疑态度,举手投足间的柔情与怜爱;却不能说这两个相依为命的人是同性之爱。长生开始觉得孔吉是贪恋着宫中的荣华,尽管对同伴的熟悉和信任使他也无法相信;可是如果事实果真如此,他会尊重对方的选择。当孔吉第一次求他留下时,他答应了并强调说这是 最后一出戏;第二次,他没有回头。

王对孔吉的感情? 王是什么样的人:朝鲜历史上有名的暴君,燕山废君。因为他,荒唐变成真实:妓女才能成为王后,戏子才能入住王宫,戏里戏外才有了这样的故事。燕山君是一个入戏的人,被戏感动和左右,在他的世界仿佛活在戏里,他也离不开戏。也许这样的性情使他趁为一个昏君? 他是一个寂寞和可怜的人,面孔上游离的孩童一样的表情表明他不是一个心智成熟的人。

他对孔吉的感情始于单纯的喜欢,木偶戏让他得以抛却精疲力尽的朝政,他可以讲他的心事,对母亲的思念和痛苦。王的眼泪打动了善良的孔吉,他劝说长生留下再演一出戏。他想为王演一出戏,可他不知道一切将一发不可收拾。京剧。华丽的场景再现了燕山君母亲被赐死的场面。

历历在目的真实令王又一次入戏,手刃两位太妃,皇太后也在惊恐之中命丧黄泉。这出戏里孔吉与王的母亲联系在了一起,是不是在王的心中甚至成为了自己母亲的全新替身呢。从王扑到戏台上,紧紧抱住自己的母亲"开始,王对孔吉的感情又进了一步,甚至,这张绝色的面孔上还包含了他对母亲的感情寄托,这让他对王后也兴味索然。

尽管戏子是棋子,可是朝臣队对他们入侵王宫的抵抗和攻击从来就没有停歇过。大臣们又开始借皇太后的国丧驱逐他们。可是王对他们的依赖也越来越强,朝堂无法让他得心应手随心所欲,在这里他却可以找到随心所欲感觉。孔吉自然成为王后妒嫉的对象,一个女人居然败给一个如花似玉的男人,甚至都不能羞辱他。。。

王与孔吉也似乎走得更近了,甚至在酒后吻了他。对于这一部分我也无法作为同性之爱加以理解,只是王压抑的心态在酒后的一种爆发。 眼前的这个美貌的男人带给他错觉。孔吉也不断地陷入痛苦之中,虽然他更多地伴在王的左右。。。

朝臣的痛恨终于爆发,借狩猎之名他们要彻底铲除青翠的孔吉。长生去意已决,可他还是放不下孔吉。再一次的相救付出了另一个生命的代价,没有人还愿意留在这宫里。可是孔吉为什么还要劝长生留下? 难道他已对宫中心生眷恋?还是不愿意离开可怜的王?

可是从来都是伴君如伴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因为王的降临,长生无法劝说孔吉离开。王后的愤怒变成了陷害,虽然因为长生再一次的挺身而出没有得逞,暴君却让他失去了双眼。。。皇宫给孔吉带来一切,却似乎也要夺走他最宝贵的东西。默默地听师兄的诉说、默默地在屏风后面割下自己的手腕。。。

最后一场戏,两个人的绝唱,发自内心的倾诉与呼唤:两个人来世还要做戏子,做情投意合的戏子。王与后仍然是忠实的观众,入戏的人,即使在起义军攻入的时候也没有离开。。。

三个男人一台戏。外人看来似乎有违纲常,但从三个人的内心世界看来并不过分。孔吉是有些柔弱的,这与豪放的长生性成性格对比,难免让人质疑两人之间是否有依赖和怜惜。王有些错乱的性格也让人怀疑他对孔吉的感情。这让三个男人之间的感情变得暧昧和复杂,但我仍然反对说这是在描写同性之爱。

场面华丽而真实,浓郁的民族风格,充实的内容,特别是演员对人物内心的出色把握和表现让我十分欣赏这部电影。还有,虽然不是主角的另一个演员,替孔吉中箭的人也给我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遗憾的是,本人语言水平有限,还不能完全理解每一句台词,这必然影响到对整个电影的理解,很多笑料也无法体会。可是这样悲伤的电影,又怎么忍心再看一遍呢。。。

 

- 花狸 (2006-01-07)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