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Online Collection

《王的男人》何以称王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韩国第43大钟奖电影节721日完美落幕,电影《王的男人》大获全胜,勇夺9项大奖。无耀眼明星和超低成本成就了韩国史上最卖座影片。这是个难解的奇迹,我们不禁要问:《王的男人》,何以称王?

三个男人

电影《王的男人》的中心是三个男人:孔吉、长生和王。孔吉很阴柔,宛若女人,一张轮廓精致的脸,柳眉、单凤眼、细腰,柔韧如杨柳。他本是杂耍艺人,与搭档长生因和戏班结怨,来到京城汉阳,他们在街头表演讽刺暴君燕山王和艺妓张绿水的喜剧,被朝中大臣以对王不敬的罪名抓捕。最后,孔吉急中生智,用演技让王开怀大笑,两人不但被免罪,还被王留在宫中取乐,而孔吉更是令王倍加宠爱。王开始在夜间召见孔吉,两人一起玩皮影、喝酒,王还赐封他为掌管天下艺人的总管。于是,孔吉成了宠妃绿水和众臣的眼中盯,绿水伪造批王书陷害孔吉长生是任侠,起初因为救孔吉而杀了戏班主人,带着孔吉出逃,凭着一技之长和不凡的气质成为小丑戏班的领导者。当被施以杖刑时,他无畏地大声斥责官员昏庸,并要求去大王面前表演。留在宫中后,向往自由的他厌倦了伴君如伴虎的生活,更不能接受孔吉被权力蒙蔽眼睛而忘记自己的身份,他试图出逃又放心不下孔吉,甚至甘愿替孔吉顶罪而失去双眼,最终在起义军逼近皇城的时候,孔吉与长生走上高悬的钢丝,表演了一场悲壮的空中飞燕

王很孤寂,表面上他凶狠残暴、荒淫无奢,其实暴戾的背后隐藏着孤独可怜的内心,他一直生活在已逝先王的阴影下而郁郁寡欢。暴君亦是凡人,幼年生母因遭人嫉而被毒杀之事让他极度憎恨后宫斗争,而这也是他情感缺失的缘起。他拥有至高权力,却惟独没有谁可以抚慰王孤寂的心,于是他喜欢在深夜与戏子孔吉无负担地喝酒作乐,因为只有孔吉能逗得他笑,黑暗的孤独里有一线微光,在孔吉身上他能找到自己纯净的童年和渴求的温情。

孔吉与长生、王与孔吉,在宫阙高高的围墙里,三个男人之间的感情错综复杂,犹如片名《王的男人》暧昧难辨,谁也不知道王与戏子将发生怎样的故事?虽然同性之爱一直是韩国电影的禁忌,但这次《王的男人》不仅拍着有声有色,而且大获成功,要知道几乎同期上映的大热电影《断臂山》在韩国也只收获区区30万的观众数。一个重要原因是影片对同性之爱蜻蜓点水般的表露,将关注度引向情而非爱,无疑是符合韩国人审美定律的。

王是羡慕戏子的,当他看见长生在绳索上行走、跳跃时,眼神中透露的满是渴望。权力、地位、财富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能够无拘无束地生活,拥有草民那样的自由,才是生活的希望。而孔吉与长生,两人既是杂耍班的搭档也情同手足,片末画面定格在孔吉和长生的凌空一跃中,又切换到乡间青草离离的原野上,一群戏子们载歌载舞地朝前走,这当中有孔吉也有长生,他们开心地笑着,走在通往恒久自由的道路上。孔吉和长生来生仍做戏子的愿望被实现了,死亡亦是新生,他们终于化蛹为蝶。

几种现象

《王的男人》表面上看,并不显眼,普通水准的制作费(45亿韩币左右),也没有明星和名导保片,除了甘宇诚广为人知外,李俊基是新人,郑镇荣也一直默默无闻;导演李俊益虽有出手不凡的《黄山伐》等喜剧影片保驾,却一直没被众人期待;甚至发行社CinemaSernice在去年也一直处于不振之势。可就是这部不被人瞩目的小成本电影,在上映6 8天后,出人意料地创下韩国电影观众总人数历代冠军,观众人数超过1200万人(韩国人口差不多是4000),打破由《太极旗飘扬》创下的韩国票房之冠记录,被韩国电影人惊叹为怪物作品

一时间,关于《王的男人》,种种官方正式的新闻和坊间流传的八卦层出不穷。或大或小的惊喜也接踵而来,甚至引发了多种社会现象。它就像个难解的奇迹,令人匪夷所思。

影片中有很多韩国民俗文化的展现。韩国的戏剧文化中,女子不许登台表演,因而戏中所有女角一律由男角反串,由此产生男旦一角;惊险刺激的高空走绳已难得一见;完美再现的朝鲜初期宫中假面舞剧艺人表演,几乎已绝迹于韩国艺术界;就连影片的配乐也大多由韩国传统乐器演奏,长鼓、短鼓、圆鼓形状不一,声色各异。孔吉和长生脚踩着悬空的绳索,肆意地嬉笑怒骂,他们与小丑戏班的登徒子们演绎了市井男女笑话插科打诨,语言、体态通俗幽默,引人发笑。韩国人一直有着高度民族责任心和自豪感,这些传统文化的展示,无疑为《王的男人》拓展海外市场奠定厚实的基础。而在国内,票房就是王道,奖项也不甘示弱。韩国历史最悠久、最权威的电影艺术节43大钟奖电影节721日在首尔三星洞coe x大厦举行,在此前公布的19个组别的入围名单中,影片《王的男人》获得15项提名,成为最耀眼的候选电影,也打破大钟奖有史以来提名的最高纪录。最终《王的男人》勇夺9项大奖,包括最佳电影(Eagles公司)、最佳导演(李俊益) 、最佳男演员(甘宇成)、最佳男配角(柳海镇)、最佳剧本(崔石焕)、最佳新人男演员奖(李俊基)、最佳摄影(池吉雄 ),而本届大钟奖首设的海外人气奖,经中日两国网民评选,李俊基也力压张东健而夺魁。

《王的男人》引发的不仅是一种文化现象,还同时积极作用在政治与经济领域。该片上映时,韩国总统卢武铉亲临电影院观看,并称赞道:很有想象力,间接推动了票房。今年3月,卢总统甚至在韩国5大门户网站直播的《与国民的网络对话》节目中与电影人代表李俊基就电影界配额制度问题进行对话,他以电影《王的男人》上映情况怎么样?观众还在陆续进场观看吗?你在影片里叫什么名字?孔吉?作了开场。

当然,最值得骄傲的还是《王的男人》用了不到典型大片一半的制作费,却收回了超过投资18倍之多的利润,要知道150亿韩币制作的《台风》也只换来了400万人次的观影数量。这是近两年韩国电影制作预算不断攀升的形势下,截然相反的一个成功典范。据韩国有关部门电影票房大作波及至经济的效果调查报告分析指出:《王的男人》诱发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效果相当于增加了8217个工作岗位,其中反映在上映环节的有4800名,而与电影相连的餐饮服务环节上则有3 417名。除了剧院售票的收入之外,剧场小卖店也因此获利340多亿韩币。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