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Online Collection

《王的男人》一部微妙的情感片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刚刚看了第四遍<王的男人>,之前的三遍完全是为了看小吉才看的,所以对剧情的了解变成了障碍,在看第四次的时候,终于看明白了一些,现写写自己的一点感受.

韩国人以拍细腻的感情片著称,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表现人物的感情都是十分微妙的.这和中国的不同,中国人讲究胸补襟,喜欢英雄,喜欢大场面.

再说这部电影,在看到小吉第一次进宫和皇帝在一起的时候,他所演的布偶戏,其实是他和师兄在逃跑路上的事,师兄给他擦手,擦脸,两个人的关系十分并密,虽然两人几乎没有对白,可是两个人的心始终在一起,这是他们互相都知道了,知道对方的心里只有自己,最信任自己,两个人没有距离.那么距离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呢?应该是小吉从皇帝处回来的时候,六甲问:皇帝叫你干什么?小吉说演布偶戏.在这时,他看了一眼师兄,看到了他不高兴的表情,这时小吉再说话的时候就降低了声音:还赏了酒.

从这开始,两个人的心里,尤其是师兄的心里有了隔膜,因为第一次这是小吉单独和他以外的男人在一起,而且小吉看起来还很高兴,师兄把握不了小吉了,不知道他和王之间倒底发生了什么(也不一定是怀疑肉体关系),小吉终于有了师兄不知道的经历.而小吉这时候还是喜欢师兄的,只不过他有了一点点的动摇,80%的心还是在师兄身上.

后来皇帝在大臣面前说要让戏子进宫,众臣反对,皇帝十分生气,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其实偶认为皇帝是十分不成熟的,可能是因为早年丧母的原因,虽然性格残暴,但心里十分幼稚,缺少爱),所以皇帝气愤地来到戏子居住的地方敲鼓发泄,在愤怒之余,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小吉,于是拉着小吉回到他的住处.这时,师兄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难过的不是皇帝拉走小吉这一举动,真正受不了的是皇帝在伤心痛苦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吉,这是很可怕的,说明皇帝对小吉不只是身体上的需要,而且上升到了心理和精神.以前小吉也卖身给达官贵人,可那时候小吉根本是不愿意的,另外,达官们对小吉也没什么感情,但这次不同了,师兄明显地感觉到了皇帝情感的不同之处.所以两个人的隔阂更深了.

皇帝拉着小吉来到他的宫殿,让小吉坐下,他来表演,内容是他小时候(称帝前)的事,因为想念母亲而不能见面.这与皇帝刚刚在众臣面前的表现判若两人,人的内心越是渴望爱,越是空虚,往往表现的就越残暴,王也是这样的人.于是小吉看到了与平时不同的王,(在大臣面前和在绿水面前的王与现在完全不同)这也让他的心理产生了异样的感觉.头一次,身为卑微的戏子看到了国家最高权力的掌握者,王的悲痛.这对小吉来说影响是很大的.所以在王醉倒的时候,小吉会为他拭泪,因为这时候,小吉感觉他不再是王,而是一个和自己地位相同的人,没有人爱又孤独,比身边戏子的孔吉还要可悲.这可以说是小吉对王的感觉的分水岭.从这开始,孔吉对王的感情第一次让他暂时忘记了师兄,也是从这里开始,小吉的心里有一另一个人.

师兄此时正为皇帝频频召见小吉而苦恼,他的内心深处其实已经知道了一些原因,但头脑却不肯承认,更不愿去亲口问孔吉.当太监给他剧本的画册时,他把这个问题说了出来,当然,他是得不到答案了,这他也知道,只是他希望有一个更能让自己的情感接受的理由.但是没有.于是师兄考虑要离开皇宫,也许把小吉带走,他就不会再慢慢地走向另一个人的身边了.

当孔吉回来时,他拿画册给他看,说是不喜欢演这样的戏,要离开.但是孔吉看过画册后却要留下.当然,他想到了皇帝刚刚演给他看的戏,关于皇帝小时的伤心事.孔吉是了解的,皇帝那时伤心的像个孩子的样子打动了他,于是他想留下来演完这出戏.算是送给皇帝的礼物.小吉其实也知道,皇帝再怎么爱他,两个人也无法在一起,并且,小吉无法忘记师兄,虽然心有的时候会在王处停留,但始终还是师兄在心里的份量最重.所以,为了告别和王的这段似怜悯又似爱情的情感,他决定演完最后一场再离开.并且这样的戏也不是在民间的街头可以表演的,做为戏子,有的时候也是十分向往的.个人认为师兄对小吉的:以后恐怕没有机会.这样的话不是十分相信,可是他感情上宁肯相信这个理由.并且小吉已经答应他会离开宫里,演完了再离开也有很大的区别.

但这是个悲剧的开始......

昨晚又想了一下长生和孔吉以及王的感情.王这个人偶想的和某些吧友相同,他是个十分简单的人,因为内心缺少关爱长大,所以会表现出时而残暴时而懦弱,所以他对孔吉的爱也是十分自私的,(也许应该说是他不懂得如何爱)他只想单独地占有孔吉,获得自己快乐.而且想当然地认为孔吉也应该爱他,如果不爱就是大不敬.但长生的存在让他看清了,孔吉的确心里最爱的还是长生.虽然小吉有的时候会被王的热情,或是王所给予他的东西迷惑.王给小吉披上官服时说:虽然这比你给我的算不了什么.他给孔吉官做,但孔吉却想要离开.我个人认为孔吉说要离开是因为长生说要离开.

记得在妃子们被杀的那场戏后,孔吉和六甲等人坐在那里感慨,发呆,唯有长生一个人走来走去收拾东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时长生心里只想着要快些离开,远离这里才能远离血腥王权和纷争.所以才有上面一幕孔吉求王放他出宫,而王却给他带来四品的官服.

正在这时,另一个关键人物出现了----绿水.因为妒忌,她变得有些疯狂了.试从绿水的角度来想,这本是件很难的事.如果是一个女人争得了皇帝的宠幸,绿水可能会理智一些,可对方却是一个男人.有着身为女人的绿水无法相比的另一面,所以她宁愿孔吉是女人,这样自己的内心更能接受.她疯狂地撕扯孔吉的衣服,无非是想羞辱他,"你这个戏子",这样的话有些可笑,绿水本身不过是妓女.可她气疯了.王这时由于孔吉说想出宫时的愤怒全发泄到了绿水的身上.把哭喊着的绿水拖了出去.镜头这里只从上面拍着小吉身衫不整的样子,让人又怜又爱又无耐.他这样懦弱地请求出宫的样子,做为自私又不懂爱的王来说是根本不会准许的.所以就有一这样一幕:孔吉身着四品的官服疲惫地回到戏子居住的地方时被生长看到。

但是现在要抛开长生了,继续写王与孔吉的感情....因为长生从这时开始心已经和孔吉的越来越远了,他认为孔吉为王所迷惑至深,所以心中无限失望.可他还是没有完全放弃,因为孔吉穿回的官服代表小吉对权力的动心,并不是说他对皇帝动心,如果长生知道小吉是为了爱王才留下的话,那么他就会像最后那样,不顾一切的.

现在我们来说王,打猎时六甲的死应该也小吉对王的感情的另一个分水岭.大臣们借故打猎想杀死小吉,这件事先被六甲等人看到,他们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长生知不知道.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长生一定会第一个来保护小吉.

可是悲剧提前到来了,第一个保护孔吉的是六甲,他中箭倒下的时候,也是小吉对王的一点点仁慈幻想的彻底破灭.王阻止了对孔吉的追杀,可是当他看到死去的六甲以及在他身边哭泣的小吉的时候,他没有一点伤心或是眷顾地转头而去,这一幕明显出了身份的不同.这一幕应该让小吉充分地认识到,自己以及六甲还是一样的人,只是皇帝的玩物而已,也许曾经小吉认为自己是不同的,(起码在皇帝的心中是不同的,但是我们这样性格怪僻的王根本不会爱别人)可是现在这一点幻想也彻底没有了.

六甲的送行仪式十分凄惨,下着雨的天,以及一副草席,还有他的面具,这一切都诉说着身为戏子的悲哀.我们注意到,送行的人中没有孔吉,这时,他和王在一起.(插一段,这时候镜头前的王和小吉都是衣衫不整的.有吧友说他们之间毫无肉体关系,但我个人认为这说不通).王把狩猎时大臣与他的对话当做戏来演,他射向孔吉的箭是玩笑,可当他看到孔吉射向他时愤怒的眼神时,王应该有些领悟了吧.(顺便说一下,这是孔吉在剧中唯一一次愤怒的表情)可最后孔吉倒底没有射向王.自己虚脱的倒下了.此时,王扑倒在孔吉的身上用头撞着他,然后愤怒地拉起小吉,KISS.王的心里此时也明白自己失去了小吉的心吧,他知道爱人心中的痛苦了吧.但是他还是不会表达爱的人,也可以说他的爱从头到尾都是自私的.所以他选择了占有孔吉的身体来发泄.但这恐怕只能加深二人的隔阂.

镜头再次给了王,一个人落寞地坐在地上,衣衫不整,无精打彩,这时候孔吉已离去.王再次体会了得不到爱人的心的悲伤.这时,绿水来了,送来了这部悲剧的催化剂----谤王书.

此时的孔吉又回到了戏班,这时戏班里的人因为六甲的死和街头传闻纷纷渴望离开.看到孔吉回来,最气愤的是长生.这时,在他的心里,孔吉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但这里偶相信孔吉是最需要长生的,他刚刚对王完全失望,现在又怎么能舍弃师兄呢?)长生坚持要离开,这一次没要求孔吉一起走,他生气了.(但还是认为这种生气是恋人之间的吵架,有些恨对方变心的意思,其实内心是舍不得的.从后面的戏就能看出).孔吉这里的心里是无比空虚的,并且已经认识到师兄才是他最亲最不能舍弃的人,可是长生冷漠的表情让小吉痛苦.面对师兄离去的背影,柔弱的小吉第一次拿起了剑,可长生此时感觉孔吉疯了.为什么和王在一起,把心给了他却不放自己走?长生不能理解,又十分愤怒,他怨恨自己当初选择进宫,怨恨自己是戏子,所以挥剑想毁掉这一切.但是当他想斩断绳索的时候,孔吉再也无法忍受了.(剧中,这个绳索就像将二人绑在一起的姻缘,绳索断了,一切都完了.所以剧终的时候二人会在绳索上相遇,相约来生.)

孔吉不能忍受师兄斩断绳索的行为,这恐怕是师兄第一次对自己的行为如此愤怒,软弱的小吉呀,只能抱住师兄不停地哭喊.(演到这里,其实偶很想知道长生和小吉的这出戏如何收场,因为如果长生收手的话代表他会留下,如果不收手的话他们两个就此分开了.可是编剧早已铺设好了悲剧的阶梯.)

这时,王和绿水带着谤王书来到了戏班.在这场戏里,王的表现出乎意料.在知道孔吉背叛自己的时候,在知道自己对爱人付出了这么多,可在爱人的心里却还是这样一个昏君,并一直未得到他的心的时候,王愤怒了.这里王的表演是很好的.头一次在他的身上看到了王成熟的一面.因为爱情吧,他也变的成熟一些了.长生不知所以,可是聪明如他(虽然感觉有些太聪明了)怎能想不到这里的问题.虽然怨孔吉忘记了自己转投他人,可看到爱人大难当头,做为他又怎能袖手不管呢.和以前的很多次一样,长生挡在了小吉的前面,很自然的,就像以往的每一次.王这时的表情应该是很耐看的.由愤怒转而变成了呆板,毫无表情.其实作为王来说(聪明如他)大概会猜到其中的原由,可是他还是希望谤王书不是孔吉所写,在情感上他宁愿相信是长生.但是长生替孔吉顶罪的行为还是激怒了王.因为他第一次知道了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人喜欢着小吉,所以他面无表情地下令杀了长生.

愤怒和悲痛第一次在王的身上同时出现,他醉倒了.而面前的孔吉却一直为长生哀求着.相信王不是没有听见吧,只是爱的如此自私,他只能装作听不到.但是长生不但没有被杀,反而放了出来.太监总管说:放弃孔吉吧.可是这对长生来说是多么的困难?<姻缘>里不是说了吗?"苦楚的人生里,你是礼物".在长生的生命里,小吉是他活着的唯一快乐,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呢.虽然长生以为小吉的心已经给了别人,可是他还是无法舍弃,就算是生气,也没有办法放弃他.所以长生回到了宫殿.带着对王的满腔愤怒和妒忌.

小吉不是第一个听到长生的声音,相信王早已经醒来了,他也同时听到了.长生坐在高高的绳索上痛快地骂着王的种种罚行,而王似乎听的很高兴,就像以前长生和孔吉演戏的时候,王也是快乐地看着.可是,长生对王和孔吉关系的辱骂激怒了王.因为王是真正爱着小吉的,这与他以前对宫妓或是对百姓的态度完全不同,这次他付出了真心.所以,绝对不容别人污辱.他举箭射向了长生.

长生躲避了几支王的箭后,却突然大笑着松手.因为他知道自己是躲不过一死的.终究要为了这段情感付出生命.可就在王举剑杀他的时候,一直苦苦哀求的小吉冲了过来,选了一个平时大臣们会用的理由想救下长生,说什么不要让卑贱的血脏了王的手.那好,我们小心眼的王把剑递给了孔吉:你来.可是小吉怎么能杀了自己心爱的师兄呢?于是请求王杀了自己.面对小吉的牺牲,长生再一次挡在了爱人的前面.王愤怒了,这一次他知道了(以前也许也猜到一些),长生并不是单恋.这让他更痛恨.于是他要长生生不如死.

长生在监狱里忍受着肉体和心灵的双重折磨,小吉在一边痛苦自己给师兄带来的伤害.从小时候偷金子,到现在为了自己一时的迷惑(对感情权利)而造成了师兄的又一次伤害.他其实最恨的是自己吧.从未给过师兄什么,只是躲在他的身后.小吉仍被王带在身边,在小屏风后演着他的布偶戏---他和长生的故事.可是这一次小吉却无法原谅自己,柔弱如他,又怎么能像长生一样笑着反抗命运呢?于是,他选择了自杀,在演着师兄和自己的故事的时候死去.鲜红的血滴在白色的衣服上,小吉的眼泪慢慢流下,在命运的残酷下,他选择了逃避。

小吉的自杀使王深刻领会了付出真心的痛苦,他大叫着为什么,整个宫殿回响着他的哀声.面对着小吉美丽苍白的容颜,王退缩了.原来付出真心的结果就是这样被狠狠地伤害,痛得越深,他对爱的胆量就越小.王终于知道了伤心的痛.他在面对情感时本就是脆弱的,现在这样的伤害更加无法承受.所以他也选择了逃避.逃到了绿水的裙下.在那里,他不必付出感情,可以做一个原来的自己.绿水是最了解王的吧,虽然她没有得到王的真心,但不防碍她对他的爱.疯子,她自己又何尝不是?

个体人物的小情感永远不能对抗历史和政治的洪流,王的暴虐引发了大臣们的反抗.影片在结尾的时候,王居然又把已经瞎了的长生拖出来.这其实也证明了王躲回原来的自己的.在认识小吉,付出真心之前,王就是这样的残酷.以对百姓和百官施酷刑为乐.(这其实也是他内心怯弱的表现)

长生站在了自己人生最后的舞台上表演,他嘲笑命运,嘲笑自己,在这里,他仍认为自己失去了小吉.可事实却相反.被救活的小吉穿着鲜红的袍子,脸色苍白地看着师兄的表演,痛苦,伤心,悔恨交织着折磨着他的心. 他跳上绳索,告诉师兄自己的心其实一直与他相通,并且,从未走开过.

王坐在高台上一脸痴笑地看着两个人的表演,又缩回自己的保护壳里的他变得毫无感情.皇宫外面旌旗招展,宫殿内的人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王与绿水,长生与孔吉......

 

- 正午月光 (2006-06-07)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