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Online Collection

《王的男人》:宫廷里最后一支华丽挽歌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看过这部片子,我心里在冷笑,谁说李俊基只是空有美貌?他的表演如此细腻扎实,举手投足也并不娘,仪态风韵都自然致极。塑造角色就是要像李俊基那样,要做就做纯粹,脚本原就是那么写的,难道要搞出一个粗犷造型的男宠不成?这个孔吉与程蝶衣倒底是有相似之处的,比如都有戏味,都唇红齿白,都有幽怨,也都天真。然而李俊基的更有些传说的腔调,他不似蝶衣般有凡尘气息,笑起来的时候便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我喜欢这样的孔吉,也喜欢执着勇敢的长生,他们都是被舞台泅开了梦想的人。

《王的男人》像一出被吹落风尘后惊现的古老童话,民间最不真实的是孔吉艳丽的容颜,那是开在宫廷外最后一枝被沾染了血泪的山茶。我们围在旁边,仿佛也只是汉阳的一个看客,靠着长生与孔吉淫秽有趣的假面表演取乐,不断拍手叫好,然后丢下几枚铜板。很久以后,得知他们已经在为王表演了,于是心里又浮现孔吉的柔软腰肢和媚眼如丝,轻巧的身躯翻腾出眼花撩乱的姿态。

就这样,我们一帮贪婪而猥亵的看客纷纷涌向雕龙刻凤的宫殿,见到不苟言笑的燕山王,史上记载他是历来最残暴的君主,与尼古拉一样依赖血腥充实灵魂。长生与孔吉为燕山王献上了胆颤心惊的表演,会去天堂还是地狱便在王的颦笑之间,然而我们都一头冷汗摒住呼吸等待杀戮的时候,王突然仰面大笑,于是这两个颠沛半生的艺人瞬息被荣华富贵迷住了眼。长生是急攻近利的,野心勃勃地想与孔吉共赴美好未来,孔吉是单纯平和的,只要演得戏,吃得饭,跟得长生浪荡便安稳了。

我们和长生一样明白,孔吉除了是艺人之外,还有超越女人的美貌,他兰心蕙智、明眸善眯,魅惑了众生,也迷住了王。长生以为自己还可以像以前那样为孔吉讨回作为男人的尊严,他不明白其实在燕山王开金囗将他们留在宫中时,他与孔吉便都成了王的男人,从此是宫廷斗争的工具,只能诠释别人撰写的剧本,让每一场表演都延伸为一出悲剧,上一秒还满台欢愉,下一秒便血流成河。

然而我们还是要忍住一把良知的煎熬,看长生与孔吉在悲喜间挣扎,说到底,他们只是戴着假面在台上讨生活的艺人,我们却热忠于站在台下看他们立在绳索上摇摇欲坠。记得苏童的《我的帝王生涯》一书中也让王踏过繁华与兵戎,成为一名走索艺人,我猜想每个君王都希望掌握一门治国以外的特技,就如哈姆雷特王子醉心表演,燕山王大约也想在孔吉身上假设自己的另一种人生,那是妖娆的宠妃绿水无法给予的安慰。

君王与小丑之间的关系非常简单,不似君臣般有商议的权力,也区别与夫妻之间的相敬相守,他们无非是玩家与玩具的联系。所以,长生与孔吉提出要自由时,君王的残暴终于降临在他们头上,长生被烧瞎了两眼,就像王不顺心的时候摔烂自己的人偶,长生自己造就的辉煌也终于被自己亲手掐灭。我不相信长生与孔吉之间的是爱情,他们的相依只是同为戏子的悲苦,孔吉不是程蝶衣,没有人戏不分,他只是将长生当成归宿,长生更不是段小楼,不会在命运面前低头,他只是要找个人与他一起挣脱宿命。

戏已落幕,长生与孔吉还在绳索上飞奔,整个宫廷在他们脚下流泪。

 

- zffn (2006-08-22)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