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Online Collection

多少事,欲诉还休 - 评“长生为孔吉盖被”的片段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电影《王的男人》中有一个师兄为孔吉盖被的镜头,或许是这个镜头容易让人浮想连翩,所以有些网友提出了疑惑:“孔吉是不是故意不盖被子,来勾引师兄的?”

这问题或许很有些震撼性,于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引来众说纷纭。我也来谈谈我个人对影片这个片段的理解吧!

就我对电影的理解来看,我觉得孔吉不会故意半褪棉被去勾引师兄的。他不会去勾引任何人。虽然他过的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戏子生涯,在戏台上演绎过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而且也因为是民间戏的关系,戏剧走得是下里巴人的路线,内容多半是庸俗低级的。他的角色大都是打情骂俏的妓女,卖弄风情的妇人等等。但卸去粉黛霞光的戏妆,他的眼神干净,眉目青山秀水,一派清明。这样纯白如纸的人物,完全没有半点机心,他压根就不会有这种去“勾引”旁人之类的念头。

不过这里说一点题外话,纵然孔吉是不会去诱惑人的,但他带笑看人时,那一双月牙泉似的弯弯笑眼,横波流动,眸中俨然是一场情戏咿咿呀呀的唱开了场,弦管笙歌里,勾思引念,惑人心神。王就是这样被他的展颜一笑,摄走了魂魄的。

孔吉从王那里回来后,很快就敏感的察觉到了师兄的不悦,长生极度沉默,这种一言不发的态度表达了一种隐晦的不满,孔吉为此很不安。所以,他刚回时和六甲他们交谈的兴奋很快就消褪了。而长生究竟在不满什么呢?孔吉有过被喜好男色的达官贵人们欺凌的经历,他大致能揣测出,师兄的不高兴,是因为他和王的单独相处引起的,师兄一定在猜测王是否也对他产生了那种不良居心。

而长生起初也的确是怀有此想,只是他不方便直接表达他的这种猜测,毕竟王只是初次召见,居心是否叵测他也不能太早断然下定论的。然而这种猜测就已经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了。而孔吉刚回来时,与六甲他们的攀谈又表现的很兴奋,说到他与王一起玩指偶戏时,居然能让那个暴戾的王笑了。这让他的心里更加百味陈杂。这一刻,他已经能基本证实他的猜测了,暴燥易怒的王,待孔吉却是另眼相看的,这说明他对孔吉有着非同一般的好感。而孔吉呢,被王召见的时间里也是很愉快的,这和以前他委委屈屈的去见那些垂涎于他的达官贵人们完全不同。这又说明了什么呢?起码可以说明,孔吉不讨厌王。既然有乍交之欢,兴许就会有久处生情。以后孔吉的心,是否会……这时候,师兄的心情已经从最初猜测中的担忧与烦闷,转变成为了一种确实的不安与不满。所以他不参与谈话,也不搭理孔吉,只是一人独自向隅木着一张脸。

师兄内心这般复杂的转变,孔吉是多少能体会出几分的。他能猜到师兄最初猜疑的心思,也能从越过六甲他们望向一旁独坐的师兄那一眼中,看出师兄对他的欢愉有所不满。但是,师兄没有明确表露他的猜测与不满,他也就不方便开口去澄清。毕竟他是那样一个腼腆内向的男孩,让他直接跟师兄表示王对他的召见并不是前面乡绅老爷那种召见,他一定说不出口。何况他本又不擅言辞,六甲就曾经说过:“这位安静的像个哑巴。”平素就寡言少语,现在这样尴尬的话题上就更难启齿了。

于是两个人都闷闷地,入夜后都辗转难眠。不知诸位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如果在有心事的时候去睡觉,十有八九睡不着,而且还会有着无名的燥热,喜欢把被子踢开。影片中的长生和孔吉都无法安然入睡,也都不约而同的把被子踢在腰下,这正是两人都心事重重的一个细节表现。而长生给孔吉盖被的这个简单动作,把他对孔吉无微不至的关怀表现出来了。虽然孔吉从王那里回来表现的那么高兴,长生也因他的这种高兴而愈加不满,但纵然在负气中,长生还是对孔吉关爱有加的。孔吉这时候睁开眼睛,眼里有一种感动也有一种酸楚,感动是因为,他知道师兄一直都是倾尽全心的待他,尽管此时在生他的气,但还是会对他好。只是师兄为着王的召见,而担心他是否会和王发展出什么关系,让他有些心酸。虽然从来没有说破过,但他的心始终在长生那里,这是他们心照不宣的事实。他们之间的感情,是经年累月中,朝夕相处生死与共所筑就的一份感情,是融合了友情亲情与爱情的一份感情。远非一般尘世间的男欢女爱可以比拟的。这份感情,是孔吉在世上最珍贵的所在,是他嵌在心里的和氏壁,不容人抵。所以在班主想要打断长生的腿时,一贯怯懦的他会出乎意料的举起了镰刀来反抗。他可以失去全世界都不能失去长生。而此刻,师兄却对他的感情揣测良多,这让他很委屈。不过说真的,这也难怪师兄多心,毕竟这次看上孔吉的是至高无上的王,师兄表现有猜疑没自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而影片接下来的一幕里,是王来喜乐堂找孔吉,他直接问长生:“孔吉在哪里。”长生没回答,只是僵硬地把头转向身后的屏风。孔吉慢慢从屏风后立起身来,眼睛怯怯地朝前看了一眼,又惶恐的低下头去。很多人或许会觉得这一眼是望向王的,因惧其威严所以胆怯惶恐。但我认为这一眼是看向长生的,因为头一晚长生才因为王的召见而揣测良多闷闷不乐,如今王又找到喜乐堂来点名要找他,长生肯定要更不高兴了。果然......诸位可以去再看一看片子,看看王问长生,“孔吉在哪里时?”他脸上是何表情?孔吉的怯意惶恐,完全是因为他知道师兄又要生气了。
 
长生确实是又生气了,还气得不行,他甚至不顾身份的盘问起处善来:“王为什么总召见孔吉。”被处善训回去了:“王要召见谁,不是你所能管的。”长生一气再气,终于捺不住性子,所以这次孔吉一从王那里回来,他马上提出要出宫。当然他还是不肯说破自己的心思,而是找了个冠面堂皇的理由来,说是不想依处善之意,像个傀儡似的演他要求演出的戏目。其实他心里的那点心思,明眼人一眼就看破了。

有些看过影片的人认为,长生和孔吉之间并不是同性爱的感情,而是兄弟朋友般的感情,长生对孔吉和王频频接触后所表现出的愤怒与不满,也不是出于嫉妒的心理,而是因为不耻于最好的朋友,以出卖自己的方式来获取功名利禄的正义感而起。我对这种观点不以为然,我觉得影片中有一个片段就能轻易看出他们的感情成分来,那就是我前面所说的王第一次召见孔吉后,长生不悦不满的情绪流露。若真是兄弟间的手足之情,长生会因为王对一个戏子的召见而闷闷不乐吗?身为贱民能破格得到王的召见,你看看六甲他们向孔吉打听召见情形时那付欢欣雀跃的样子,十分的与有荣焉。你再看看长生却是一付怎么苦眉苦眼的表情。如果说是召见得多了,他才开始怀疑孔吉在出卖自己换取名利,因此不悦倒也罢了,可是你们看看,头一回被王召见,他就整出一张苦瓜脸来了,对带着一张欢颜回来的孔吉不理不睬,这是何故?只有一个缘故,那就是他在吃醋。:)

由此可见,与美貌之人谈情说爱,是件何等费人心伤人神的事情。因其貌美,觊觎者也就层出不穷,纵然师兄打起十二分精神来保护孔吉,也仍然避免不了白壁微瑕。更勿论还遇上一个王者来夺其所爱,简直令他无计难为计。怪只怪孔吉实在生得太过标致了,古典书中所云的那种“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
“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论风流,如水晶盘里走明珠;语态度,似红杏枝头笼晓日。”- 兰陵笑笑生) 般风华绝代的人物,也就该是他这般模样的吧。所以御演前的那个倒立,面具的悄然滑落,他那千般出色万般好,乍露出的只是冰山一角,花园一隅的美妙容颜,便已经热烈烈的招王眼风了。更不消说,随后的频频接触中,他身上那种纯真的气息与光彩,还超越了令人为之眩目的美貌与漂亮。当然更怪不得百炼钢似的王为他面前成了绕指柔般的人了。

后记:

剧中的孔吉,那样纯真美貌的人,却有着那样飘零坎坷的命运,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前人的半阙词来:
“不是爱风尘,是被前缘误,花开花落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真真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 雪影霜魂 (2006-07-25)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