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Online Collection

看着他,破茧成蝶!《王的男人》观后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前世,你是这世上乡野间一朵普通却美丽非凡的花吧?而我,就是独恋着这朵花的那只蝶……来生呢?你还会是那朵花吗?如果会,就让我还做恋着你的这只蝶吧!…… 

说不清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我看了这部久闻大名的《王的男人》。韩国的电视剧看了很多了,电影相较之下就屈指可数了。而且现在的电影好多看过后都会让人有种不太明白的感觉,突然想起了02年在中国足坛上忽悠了一阵的老米先生的一句名言:“看不懂么?那就对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对了,反正,电影这东西越来越难琢磨。韩国电影迄今为止看过的仅有的几部里,《空房间》要算是这里面最让我有感觉的,然后就是这部《王的男人》,但不明白为什么,这两部戏都让我不想也不忍再看一遍,可能是里面的沉重让我失去了勇气吧。 

说实话,这部戏只看一遍是不能完全理解的,但我想有一点我看得很明白,就是情。孔吉与师兄之间相濡以沫的真情、燕山对孔吉沉迷的痴情以及绿水对燕山死心塌地的恋情。人与人之间,情这种东西是最无法回避的,高贵的王也好、被世俗视为低贱的戏子也好,在情面前,没有真正的高贵和低贱。 

故事其实并不复杂,往简单了说,就是描写了生活在朝鲜国历史上两个最低层的戏子间一份真挚的感情和他们悲凉的人生命运。作为很大噱头的同志题材让我很容易想到我们的《蓝宇》还有《霸王别姬》,这样的戏剧里让我们最关注的并不是阳刚气很足的胡军在《蓝宇》里的陈捍东、张丰毅在《霸王别姬》里的段小楼,而是那绝色到让女人都会彻底心服口服的刘烨在《蓝宇》里的蓝宇、张国荣在《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这部《王的男人》也一样,这个有着如花般美貌、如玉般纯真的孔吉才是所有看过此片的人最关注的了。毫不讳言,在整个看片的过程中,我无法忽略这个孩子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顾盼流连的眼神、每一个让人心疼的瞬间…… 

虽然其他几位演员自有他们的优秀之处,比如师兄,将男性那种豪放与有担当的勇气与胸襟表现得很淋漓;比如燕山,将那样一个飞扬跋扈、独断专行、凶狠残暴又活得很艰辛、背负太多身世阴影的王演得相当到位,尤其是他为母亲惨死而流下的热泪,让人还是很有感触;甚至是绿水和那三个与师兄、孔吉一起唱戏的虽然蹩脚却心底善良的戏子,每一个人的表演都给人蛮深的印象。而在这里,我不想给他们过多的着墨,因为,这所有的一切都挡不住孔吉的魅力,那是个怎样的人哪?!光芒怎样都遮掩不住,于是,我看着他,破茧成蝶…… 

一开始的他就出现在那根他们赖于生计的绳索上,粉红上衣、略施粉黛的他,喜笑怒骂间透着股灵气,象水般灵动的生机勃勃。虽然那一刻,俊基的扮相还是让我稍稍觉得有点点别扭,到底还是一眼便能看得出是个男的呢,但还好,他那双细细长长的眉眼让我看到了他内心的单纯与坦然,那只是他的一项职业,职业需要而已。是的,职业,是孔吉的职业,也是俊基的职业。看到一篇关于他的专访,说到开头,他自己都说看自己最初的扮相,自己都很恶心。虽然这么说,但我也能看到他对事业的重视,就算这个扮相不太能接受,但因为是职业,他必须要去适应,还得全力投入。就冲着这一点,我接受。 

接下来,孔吉一直是处在一种弱势的状态里。就算是被班主叫去要送到那个色老头那里,师兄拼命阻止时,他却执意要去(看得出来,此时的他只是希望能让自己的牺牲换回全戏班人的生计);就算是无法忍受班主要打断师兄的腿而用镰刀砍死班主时的那股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这里的孔吉都是柔弱的。那条小河边,他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手不知所措。这个孩子,肯定从小连蚂蚁都不舍得踩死一只的,却居然杀死了一个人。若只是他自己一个人,他一定是死都不肯的,可是他不是,他有他的师兄,师兄是他的全部,是他赖以生存的勇气,是他的天。直到远离了戏班,大树下,师兄见他一直还挥不去杀死班主后的阴影扮瞎子逗他,孔吉那嫣然会心的一笑,我为他揪着的心才略略松了些。看着他也扮瞎子跟着师兄你来我往地配合着、看着他与师兄如老友相逢般拥抱在一起时、看着他在抱着师兄那个片刻那个舒心踏实快乐的展颜,我也跟着舒心踏实快乐起来;再看着师兄弟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奔跑在开满鲜花的草地上时,我相信孔吉要的生活很简单,只要这样而已,跟着师兄,天涯海角,无所畏惧。 

我常想着,若师兄没有带孔吉进京城该多好!他们就到另外一个地方给人们演戏,然后过一份安宁的生活,也就罢了,也许他们都不会遭遇后来所遭遇的不幸。不过,再想想,在那个人吃人的社会里,换一个地方,也照样会有不幸发生。可能这就是命,孔吉的命…… 

初到京城的两个人很兴奋,这是片广阔的天地,可以尽情施展他们的才能。当师兄跟那三个蹩脚戏子叫板比赛时,看着师兄那矫健的身影,孔吉眼里掩不住的一份崇拜、欣赏,更有一丝浓浓的骄傲溢出来,那是他的天呢,属于他一个人的天呢!当他跟师兄轻松地地完成他们拿手的双人跳,漂亮而稳健地落在地上时,他扭头望向师兄,脸上那抹淡然、从容的微笑,让人觉得不管以后的路有多难走,有师兄在,他孔吉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既然是命,就避无可避了。他们被带进了皇宫,在那个被世人提到都会害怕的王面前,连一向撑得住场面的师兄都快要坚持不下去了,这个关键的一瞬,我们听到了他的声音,孔吉的声音。自然、干净的嗓音,虽然很明显的男声,却透着一股子不腻不怪的娇媚。巧妙的几句台词让师兄有了缓冲的余地,再一个轻盈的倒立,他让王终于放声大笑了。我们姑且不去评论他们演给王看的那段戏的内容,只说孔吉。面具后的他的脸是什么表情,我们看不到,但他的声音没有一丝颤抖,一直弱弱的他,在那一刻突然强势了起来,用力挽狂澜来形容那一刻的他,毫不为过。因此,我绝对不赞同将孔吉比作女人的说法,虽然他爱师兄,虽然他大部分时间看上去很弱,可他首先依然是个男人,一个处在危难中可以迸发出强大力量的男人,尽管这个男人过于美丽、过于漂亮。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孔吉才吸引了国王吧。他第一次去见王时,他是很害怕的,但他又真正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在那种令人很不自在的气氛里,他给王演起了掌中戏。我相信,在经历过被男人侮辱的他的心里,一定可以很敏锐地察觉到王对他的隐隐的企图心。但他用纯熟的表演让王暂时不敢对他轻举妄动,他似乎在无声地告诉王,他只是个戏子,他可以很专业地表演好看的节目。我很喜欢看他在表演掌中戏时,两手分别露在外边协助表演的无名指和小指。微屈的这两根指头很灵动、很完美,就象他这个人,他的身体的一部分在表演,而另一部分却有着对生活的另一种向往与期待。我不知道这是俊基的表演还是无心而就的,但能将这本来不太经意的细节那样清晰地表现出来,让我有如此强烈的感觉,我要感谢他! 

孩子毕竟还是孩子,演至兴处,孔吉还是犯了个错误,甚至可以算是致命的错误。就是在表演蝶恋花的皮影时,他在屏风后露出的那个绝美到让人几乎窒息的笑容。柔和的灯光暖暖地映到他的笑脸上,他的目光凝在那朵花上,他一定觉得自己是那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他的师兄就是那朵花,他的眷恋他的爱,透过他的眼神他的笑完全地传递了出来。这个笑不光让我们醉了、窒息了,也让那个王醉了、窒息了。可能就在那个时候,王的心里就坚定了要拥有孔吉的念头吧。无心之过,却导致了悲惨命运的开头。我的心揪紧了,我的善良的孩子,厄运,看来注定无法逃脱。 

接着,王经常找孔吉,孔吉这个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已经加上了一个前缀:“我的孔吉。”在孔吉面前,王坦白地说起了关于母亲被皇室毒死的悲伤往事。在孔吉面前,王流泪了,那是平时多么强悍而不可一世的王呢!他的泪!这一段俊基的眼神、动作都很到位,也一定要感谢导演,把镜头给了俊基的手。一只纤长、白皙的手,迟疑地怯怯地,在王的脸颊前稍稍停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沾了一滴他的泪。镜头回到俊基的脸,看着醉倒的王,看着他的泪,孔吉眼里是莫大的同情与怜惜,孔吉的善良、单纯和极富同情心的性格一览无余。他看着王,不,此刻的王在孔吉的眼里已经不是王了,他只是个拥有着悲伤记忆的、失去了母亲的孩子。我的心颤抖着,因为王可怜的身世,更为了孔吉。他原本可以跟着师兄早早地离开这是非地的,但是,他没有,他要演那出戏。他相信那是他唯一可以为王做的,尽管这个王可能会带给他伤害,但在孔吉的心里惦念更多的是王的眼泪,那份对王的同情,让他无法去考虑其他。

“好,我们离开这里,但是,要演完这个以后。”孔吉的声音坚决而有力,他总会在某个瞬间表现出一股令他的师兄都无法控制的强势的劲头。腥风血雨!这场戏演得让宫闱间刹时弥漫着强烈的血腥味,孔吉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知道自己到了该走的时候,这个地方一刻也呆不下去了。可是,皇宫不是谁想来便来得、想去便去得的地方,孔吉非但走不了,还反而被王官袍加身。回到住处,看着师兄冷漠的眼神,听着他伤人的话语,孔吉的心在裂开,一切他都无法阻止,他只想回到他的天的身边,而连他的天都不能再给依靠的空间了。孔吉的眼神里开始有了绝望的痛苦,僵直的身躯让他更加无助。 

狩猎,应该是这部戏里最为惊心动魄的场面了,孔吉已经成为了朝臣们迁怒的眼中钉。从马背上摔下来的他眼神里满是恐惧,他就要这样死了吗?成了狩猎的真正的猎物?就在他真的要绝望的时刻,他看到了他的天,他来救他了,他没有放弃他,他还是一直都在他的身边。此时的孔吉,心里虽然是怕的,却一定还有一份欣喜。最终,还是王救了他们,杀死了要害孔吉的人。可回到宫里的孔吉,再一次陪着王要尽他兴的孔吉,再也无法表演下去,痛苦与无奈清晰地写在他的脸上、心里。他象被牢牢束缚在一只蚕茧里,想飞出来,却怎么都找不到出口,眼前一片黑暗…… 

所有看过的人都说,到这里,孔吉是被王彻彻底底地侮辱了。当然,戏没这么演出来,也没必要演出来。只是孔吉回到住处时那沉重的脚步,透露出一些讯息。他伤痕累累了,身心俱疲。而此时,戏班里的人都要离开他了,连他的天也要走了,他想抓他,抓不住,他用剑无力地威胁他,拦不住。他看到师兄用剑去砍他们赖以谋生的那条绳索时,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抱住他,哭得一塌糊涂,他不能做什么,只剩下哭……厄运跟着象瘟神一样来了,面对着绿水的诬蔑,孔吉百口莫辩,他本来就是个清白到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的人。还是他的天又一次站了出来,替他扛下了一切。而孔吉能做的,只是彻夜跪在王的面前,求他饶了师兄。这时的他强势不起来,不是他懦弱,而是仅仅靠他一个人,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也是他唯一可以想到的方式。 

很佩服师兄的勇气,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虽然也会觉得这家伙太实在,自己有条活路就先保住命,再想办法救孔吉出去。但是那个时候的人,尤其是象他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一定不会扔下孔吉独自苟且存活一天,更何况他还是个有爱的男人,他的孔吉,他不会再留下他一个人在那个冰冷冷、阴森森,随时都会有血腥杀戮的宫里,即便是死,他也认了。他一个人毕竟是斗不过王的,他失去了双眼。其实这于他而言倒已是无所谓的事情了,反正心都瞎了,眼瞎倒是更干净些。只是,他看不到他爱的人,他的孔吉了。 

在狱中,师兄对狱监说了小时候的事,镜头里由下至上推出了孔吉,一张苍白而忧郁的脸,他知道他的天这次难逃一劫,他若不在了,他也不再有活下去的任何意义。于是,孔吉选择了自杀。一滴滴殷红的鲜血,象是从孔吉的心里流淌出来的,手指上套着的玩偶替他说出了对师兄的歉疚,以前总是师兄在为自己承担着一切,现在就用孔吉这条命吧。师兄,小吉会永远跟着你,陪在你身边,去天堂也好,去地狱也罢。 

最后的一段,应该是两位主人公台词最多的了。当师兄摇摇晃晃地踏上绳索做最后的表演时,当拖着虚弱的身体,脸色惨白的被王倾力救回一条命的孔吉出现时,我已经无法去形容自己的心情如何了,只是感觉那只被束缚在蚕茧里的蝴蝶正奋力地要冲破屏障,我仿佛听到蚕茧“嘶嘶”的破裂声,激动、震撼、悲伤、痛楚,所有的情感伴随着他俩忘记了身边所有世俗、危险之后那一句句情真意切的对话,疯狂地纠集到了一个最高点,此时的他们仿佛已经置身在一个只有他们彼此存在的世界里 

「你下辈子想要当什么?贵族吗?」
「才不!」
「那么,你想要当皇帝吗?」 
「才不!」……「我下辈子还要当戏子!」 
「好家伙!这辈子吃的苦还不够多吗!?」 
「不然你说说看!你下辈子想当什么?」 
「我啊?」……「没有第二句话,我要当戏子!!戏子!!!」 

热泪在他们眼中盘旋,笑脸却前所未有的灿烂和开怀。此刻,没有人可以再阻挡在他们之间,爱在那一刻强烈地迸发着,燃烧着。在这时的孔吉的心里、眼里,师兄已经不只是天了,而是他精神世界里真正的王,如果真如那些人说自己是王的男人的话,那么他孔吉就是这个王的男人。一生一世,不,永生永世! 
他们腾空跃起,画面在这一瞬定格。我忽略掉师兄,还是看孔吉。这个瞬间的他似乎已经不是孔吉了,而是一只终于冲破蚕茧束缚的彩蝶,高高地飞舞而起,自由而随性。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我能感觉到他由内而外的快乐。 

至于影片最后一点点,我觉得有点画蛇添足了,我认为影片在他们俩从绳索上腾空而起的那个定格画面就可以结束了。最后所谓要给大众一点看到他们快乐地唱着戏的安慰场面大可不必,我宁愿就那样打住,然后画面由白转黑,显字幕,再伴着那支哀伤的音乐就够画句号了。因为我们都知道,他们无论生死,两颗心都会永远在一起,这就足够了。 

写了这么多,我觉得已经不能再象开头那样可以准确地把俊基与孔吉分开了,他们已经悄然融为一体。我很欣喜,看到了这样一只美丽的蝴蝶破茧而出,孔吉是,李俊基更是。孔吉破茧成蝶是为了永远守在师兄的身旁,而俊基的破茧成蝶,则让我们相信他会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前世,你是这世上乡野间一朵普通却美丽非凡的花吧?而我,就是独恋着这朵花的那只蝶…… 
来生呢?你还会是那朵花吗?如果会,就让我还做恋着你的这只蝶吧!……

 

- 海子2002 (2006-06-12)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