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Collection

一个男人能有多么美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影片给我的整体感觉是分寸感很好。有了倾城之貌的男人,明艳照人,颜少一分嫌素,色多一分落俗。孔吉的美,恰到好处。三个男人的感情,怎样起承才能合情合理,才能丝丝入扣.影片无多狎昵,必须有点到为止的克制。孔吉的服饰同样值得考究。锦红,森蓝,柳绿。在这里想到《英雄》,摄影出身的老谋子舍得铺张颜色,却肢解了连贯性。王小山有篇文相当辛辣,将《英》与镇关西挨鲁智深老拳类比,三拳头打下去开了彩色帛子,享受了美工和音效的美妙组合,但一发滚出来,里面的内容实在太腐烂。结果镇关西不是被打死的,倒是被这些不良味道恶心死的了。而《王》同样用颜色,却浓妆淡抹总相宜。未遗下舍本逐末的口实。

一个男人能有多么美?孔吉颠倒众生相,还不光如此。这个男人的成长是花讯时节的爆烈。柔弱时愈见风骨,才更见其美。其中一个细节很打动人,不是对长生,是对王。王思念母亲,演完一段皮影戏后睡去,眼角留有泪痕。孔吉缓缓伸出手去触碰王的泪。这个千夫所指的暴君在这里没有被脸谱化,他在纯净的孔吉面前,成了受伤的孩子。孔吉有了母性,他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王最后还是匍匐着爬回宠姬绿水的裙下,膝下承欢。OST配乐这一段是〈母亲的子宫〉。对王的刻画一直紧扣对丧母的思念。这个情结与他的残暴不无关系,同样呼应他最后这段回归。他其实孤独可悲。在绿水终于露出的得意笑容中,他无奈地去割舍对孔吉的爱恋。他能驾驭的,也许不过是没有生命的玩偶。

而孔吉不是玩偶。长生一再想离开宫,他不想再做任人摆布的玩偶。孔吉在长生烙瞎双眼后,听到长生向狱卒诉说往事,悲恸非常。在给王演的最后一段指偶戏中,他在屏风后割腕,然后兀自念着属于他和长生的对白,还赋予一双玩偶灵魂。他轻轻地说我们逃跑吧。然后玩偶们跌下绳索。血浸润开来。为争得灵魂,孔吉决意交付生命。

最后一段,瞎了眼的长生在王与大臣的注视下走上绳索。他说眼睛生来就有,却一直被世事蒙蔽,现在成了瞎子,反倒什么都清楚了。孔吉怆然哭着走出来,说你这个轻率骄傲的笨蛋,当瞎子就有这么好吗?长生说好极了。我就是生活在宫中的王。孔吉也走上绳索,说你来生想变成什么。达官贵人?一国之君?长生笑,说都不要,我还是要生为戏子。世事让人厌恶,不如化身为戏子,在世快活走一遭。孔吉哭喊着你这笨蛋,被戏子卖了性命还要做戏子。长生说那么你呢。孔吉说,戏子,当然还是与你同为戏子,别无其他。

全剧高潮,城中酝酿着叛变,风吹草动,而王与绿水都已入戏,若有所思,静侯死亡。长生与孔吉奔向彼此。那天天很蓝。我们感动得不成形状。

不得不说的还有《王》的配乐,同种基调的不同渲染。象文火慢炖,有时不动声色,到最后终于五味俱全。结局,叛军破入王四面楚歌。而身为贱民的戏子们成了舞台的王,不再作傀儡。再没有阴谋,没有杀戮。约定来生后,他们在绳上腾跃,然后画面定格,象是回溯到去京城前的那个野花烂漫的山坡,扮演盲人的两人找到彼此。一刹那,春天开遍。

Ps
:至于长生,没有花太多笔墨。因为个人觉得他实在是完美的男人形象。不赘言。

 

- 刀九九 (2006-06-07)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