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Collection

王的男人人物系列评论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飞不起的蝴蝶燕山君

我写东西一贯喜欢用指代手法。把某个人,比做花,或者草,或者其他事物,来加深我对这个人物的感受。  
燕山君李隆,在我的心和文章里,是只永远飞不起的蝶。  
虽然我会看《王的男人》那支叫做因缘的MV,是因为看见了华丽得无法形容的海报和美丽得无法言喻的孔吉,但引起我注意的并不仅仅是这些,还有这个故事所蛰伏的几乎可用血流成河来形容的那段历史。  

燕山君。  
也许我不知道别人在听到这个名字时想起的是什么,但无疑他在朝鲜历史上是相当有名的人物。 
最出名的,是他的暴戾和杀戮成性。  
在关于他的记载中,有十分重要的一项罪名他曾亲手杀死自己的祖母仁粹大妃和他父亲的两个嫔妃,以及跟他有一半血缘相同的弟弟。  
李朝第十代国君,一个杀死亲人的恶魔,在那时甚至直到现在,他活在人们夜晚的噩梦里,活在民间的传说中,在人们的嘴里,书本文字记录下他的作为,他是鬼,有赤红的双眼,沐浴于复仇的火焰,作为恶的象征,他应当跌入地狱,永不超生。  
但,世事从不会这般地简单。  
千百年前的文字里说好说坏,你又怎能轻易相信?  
一直对历史有偏好,喜欢考证,据实,然后在两句话的罅隙里寻找蛛丝马迹。  
历史从来为当权者记录,掩去太多真相,似沙漠中沉没的古城,除非你有足够耐心,否则永远看不见它残留的城墙。  
燕山君是被废的帝王。  
他的罪责是必定被无限放大的,更重要的是,历史永远记录的是他作为一个帝王的是非,从未当他是一个真正的人。  
刻板的记载,却在他死后所编纂的,以指责他暴政为目的《燕山君日记》里留下这叫李隆的废帝的一百二十几篇诗文,一行行地,描绘着那个身为帝王的男人真实的人性。  
妄节投身炽火中(지나친 절조로 몸을  속에 던졌으니)   
徒知高义不知通(높은 절의만 알고 변통 모르네)   
虚名处理无相乱(헛된 명예 때문에 흐리지 말라)   
正似飞蛾赴烛红(불보고 날아드는 나비 같으니   
深院无人丽景融(심원에 사람 없고 경치만 아름다워)   
桃凝香露醉春风(이슬 맺힌 복사꽃 봄바람에 취하였네)   
须缘浓雨添娇蘂(듬뿍 맞은 비로 꽃술이  예뻐라)   
手折芳枝拭艶红(꽃다운 가지 꺾어 요염한  닦아주리)  

他,也许是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的,但却无力抗拒如此去做的欲望,即使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为什么?  
是什么让他投身于炽热火焰?  
是什么让他烧灼了自己的人性,让他鄙视那些他心知肚明的高义,让他看破帝王家的是是非非,将所有虚无的名誉抛却,如扑火的飞蛾,义无返顾地毁灭了自己作为一国之君的生活?  
这令我好奇,企图探知一个消逝古人的心思,沉淀在黑暗下的那些未知在无人的院子里,美丽的景色融入眼中,桃花盛开,露珠凝结,连春风也会为此而沉醉,是因为有一场浓烈的雨才有如此境界而他,伸手折下这样虚幻的美丽,擦拭血色的艳红色泽,从此成魔  

李隆的诗里,处处是内心深不可测的矛盾。  
他爱柔软的美,却渴望将之采摘,用强大的力量破坏。他无法安心地处于平静和安逸中,会这样的人,只会是受过暴力摧残内心的人,是悲伤的人,是不相信任何美好的人。  
燕山君李隆一个被伤害被摧毁了正常人格的男子,他在那寂寞的宫殿中,渐渐地,让自己变得疯狂。  
他被人剥夺了成长中必须的母爱,他的母亲被陷害,被谋杀,所有他所谓的亲人,他的父皇,他的奶奶,他的养母,都对此讳莫如深。  
你是否可以想象,一名稚童,穿着华服,拥有作为元子[第一皇子]的高贵身份,居住在漆黑空旷的宫殿中,却不能向任何人问起自己的母亲,更没有任何人会给他一点答案。  
在孤独中,天生才能卓越身份高贵的李隆,渐渐地,不相信除了自己的任何人。而随着他的成长,逐渐了解生母不幸的他,越发地憎恨这宫廷浮华的表象,憎恶这里的人们脸上不变的道貌岸然。  
而仇恨,总是要有个地方去的。  
他尝试改革,但李朝九位先帝时期累积的陈腐没那么轻易被扫空,他被臣下反对,被孤立,甚至被利用。  
朝廷两派,互相争斗,他在中间,忽左忽右。  
他无法用正常的方式改造这个宫廷。  
于是他选择了杀戮。  
也许这是他最后的路,他已没有其他办法,所以直直撞了过去,不想回头。  
《王的男人》是一部好电影,足以令我在《因缘》MV里感受到李隆身上的矛盾挣扎,足以感觉到他的痛楚,体会他的眼泪,让我发觉,这电影正尝试将他当做一个独立的人来看待。  
作为一个人  
李隆并未失败,但悲惨,悲惨得痛不欲生。  
他时刻渴望有人来打救自己,在深不可测的悲伤里,把他拉出黑暗复仇的旋涡,带他远离那个身体里令他自己都恐惧的人格。  
他不想破坏。  
渴望安逸地接受美好。  
电影里,那个能够打救他的人是孔吉。  

他背负着沉重的翅,那上面黏满血迹恨意,他飞不起,却执著地用尽一切办法爬向孔吉,他渴望在那朵花上迎接一场浓雨,洗去他内心的污秽。  
孔吉唤起他作为人的情感。  
但他身上的浊血早已无法清洁,他抓住救命的稻草,却让它跟他一同卷入旋涡。  
飞不起的蝴蝶,纵然有光华绝世的双翼,却无法跟他的花心意相通,无法渴望一方晴朗天空,他拥有的只是毁灭一切的狂乱。  
暂时的安宁,也许是他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一如他的诗,在那无人的院落,被贬至小岛时,静静地,想那朵因他而湮灭的花,曾如他面前盛开的桃花一般的纯洁美丽   
而露水。  
是千百年前那只飞不起的蝴蝶的泪么?  
千百年后的我,夜深的时候,静静猜度  

PS:大约在看过我写的同人<因缘>以后,有许多大人会认为我很爱王。这也许是对的。仔细的大人会注意到一点我很少在里面用[燕山]这样的说法来称呼他,或者在我心中,我一直把他当成一个叫李隆的男人来看待。而作为人,他实在太过可怜,令人无法对他所做的一切痛恨。  
这很奇妙,一个做了坏事的男人,伤害了身边关心他的人的男人,害了自己心爱的人的男人,为什么,你会原谅他?  
也许,因为我们比他幸福,所以可以宽容。  
也许,因为我们没有被他破坏生活,所以可以谅解。  
又也许,我们也曾痛恨得失去自我,曾想毁灭一切,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  
母亲去世的时候,我曾疯狂地恨,在他身上,我找到自己的影子。  
他不幸,无法解脱,于是伤害了一切。  
我们原谅他,像原谅曾像他一样的自己,是一种自我的救赎。  
当他是个人,从不同的方面看看。不喜欢他的人,也请明白他的悲痛,亲手毁灭自己所爱以后,他的去处,只能是永劫无间的地狱  

 

那一朵纯白的花孔吉

[我只是来写一些早就该写的东西,说一些在心里盘桓已久的话。这些只是个人看法,一个为这部与历史交错缠绕浓烈色彩,交织血泪的电影迷恋的花痴半夜无人时的无病呻吟。看 过,就请一笑而过。]

我曾写过这样的文字对燕山君李隆而言,孔吉是他唯一的花。
从去年十二月底开始写同人,到近半年后的现在,我依然会思考,孔吉,是什么?
他出现在阳光下,粉红的衣裙,揭下那滑稽可笑的面具后面,是惊世绝美的笑颜。
不知有多少人为这惊鸿一瞥痴迷至今,也不知有多少人会不断反复看那首MV,看他一次次露出仿佛天人才有的微笑。
孔吉是孔吉。
我们不知道孔吉究竟从何而来,找遍了历史,你能看到的是简短直白的记载。
[先是优人孔吉,作老儒曰:殿下为尧、舜之君,我为陶之臣。尧、舜不常有,陶常得存。又诵《论语》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不君臣不臣虽有粟,吾得而食诸?王以语涉不敬,杖流遐方。
一个敢于用辛辣讽刺讥笑当朝大王的戏子,在被杖责后流放。
简单的话,衍生出不简单的故事,一出《尔》舞台剧的上演,促成一部叫《王的男人》的电影。
我看到的,是那个露着白皙腰身,愉快地在众人中翩然起舞的孔吉。
他从山花烂漫的原野走来,只需一个眼神,即将面前一切俘获。
这是多少人无法企及的愿望?而他又何止美丽而已?他温柔,善良,富于同情心,几乎是一切纯与美的象征。
于是,他成了花。
一朵存在于朝鲜李朝十代国王动荡统治中的花。
佛偈有云: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从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孔吉却无法四大皆空,他在这乱世中成长,脚下睬着耕种万物的土壤,他有血有肉,是个活生生存在的人,在浊世中纯白色泽的花。
谁,能出淤泥而不染?
孔吉之所以能如此纯粹而善良,是因为他有师兄长生的守护。两个人,两双脚,手牵着手走遍天下。
长生的性命,为保护孔吉的纯良本性而抵死抗争,为他遮挡风雨,为他带走黑夜里令他惊醒的梦魇。
即便是杀了人,长生也能为孔吉擦去脸上的血迹,然后替他把罪孽背负。
孔吉是令人心甘情愿为他付出的存在。
只要看到他的笑容,你会觉得为他做什么都值得,即使是付出生命。
令人迷恋,是天生的罪过,盛开的花,会吸引来痴痴的爱,和疯狂的掠夺。
孔吉年纪不大,他过着辛苦的日子,走南闯北,为了好好地生活。
他不应该去汉阳,或者,是他和长生都不应该去那里。
从原野里走来的孔吉,来到暂新的城市,期盼崭新的生活,却卷入黑暗的宫廷内斗,更卷入一个男人可以吞噬一切的爱情里。
大王李隆爱他,可以为他毁灭一切。
而长生同样爱他,可以为他付出一切。
一种爱是强迫的抢夺,残忍,冷酷,背后却隐藏着深沉的哀伤,脆弱的依赖。
一种爱是无私的付出,广阔,包容,身前全展示着炽热的关爱,坚强的守护。
从何选择?
作何选择?
孔吉生生地,几乎被扯成了两半。
他情窦未开即使被人非礼,他并没有真正品尝过爱情的滋味,他是初开的花,不知在两个男人面前该为谁展开花瓣。
他太温柔。
如刀的温柔。
李隆是帝王,是至高无上的君主,他掌握一切生杀大权,人的性命在他面前犹如草芥。但就是这样的帝王,却把孔吉当做珍宝,当做拯救他唯一的希望。他会在孔吉面前大笑,烂醉,默默流泪,他会把他最隐私的秘密告诉他,在他面前挖开自己鲜血淋漓的伤口,让他触摸那扭曲颤抖的灵魂。
你不能不承认,这是一种你无法抛弃的诱惑,当一名王者在你面前驯服如兔,向你伸出受伤染血的爪,你怎么能推得开这天下独尊的哀求,怎能无视那仅可能因你而离开地狱的魂魄?
孔吉的善良,令他无法放开李隆,无法放开那个牵着他的手在宫殿里奔跑如孩子的王,无法坐视他因为自己的离去而再度堕入仇恨的深渊。
他抛舍不去李隆的泪,那泪已然落入他心底,深深印刻。
李隆的感情是来自地狱的绝望,抓住了他,不肯放
而被抓住的他,也并不想逃

可是长生呢?那个爱他,保护他,给他一切的长生呢?
长生是戏子,是卑贱低下的伶人,他的双手里有辛劳造成的后茧,他所有的付出只为了孔吉生活的舒适并能随时露出开心的笑容。如此的长生,如父如兄的长生,一直在他身边的长生。他会为他做尽自己可以做的一切,为他洒去最后一滴鲜血,也许他手中空无一物,但却拥有让孔吉安心快乐的源泉。
没有长生,孔吉不会拥有守护李隆的能力,他的一切都是长生教导的,是他让他成为这样善良的孔吉,没有了长生,孔吉就没有了支持他的力量。
这样的他,又还能拯救谁呢?
孔吉放不开,放不开左边的长生,放不开右面的李隆。
他还是个不明白爱情的孩子。
他只是拼命努力,想要守护对自己重要的人,重要的事最好一个也不要失去。

而这样的温柔,将两个深爱他的男人统统切伤。
纯洁,或许是世上最狠的刺,造成最深的伤,让心底冒出鲜血,永远不能愈合。
天真,则是一种自己也无法察觉的自私。
孔吉天真地想守住一切,但他做不到。
他只是一个戏子。
他保护不了李隆,无法不让他被宫廷里的阴谋陷害,他只能看着李隆在被利用了的自己面前逐渐变成难以控制的魔鬼。
他安慰不了长生,难以让他接受自己对李隆那份不明不白的牵挂,更阻止不了疯狂的李隆对长生的嫉妒和恨。
他随波逐流,在这宫廷里,他是一朵被折断了的花。他失去微笑,失去快乐,失去身体不断地不断地失去。
花的花瓣零落了,最后,孔吉连眼泪也彻底失去。
他究竟做了什么呢?
他究竟是什么呢?
他什么也做不到,他只是个戏子,在别人的人生里,他扮演着伤害一切的角色。
所以他决定放弃演出。
离开别人的人生,结束自己的性命

那朵花,终于枯萎在李隆与长生之间,渐渐暗淡了光彩。
孔吉以为,至少他可以选择死,来结束三个人之间的互相伤害。
他切割自己的手腕,血液喷涌在那之前,他早已看到自己、长生还有李隆,三人的身上都凄厉地满布了汩汩冒血的伤。
孔吉不是软弱的。
他尽力了。
但,什么都无法守护。
你无法责备因为自己的天真而造成这结局的孔吉,他只是大时代下的一个人,连国君李隆都逃不过自己的悲剧,孔吉更逃不开自己注定的命运。
他是浪尖的一朵花,飘摇无定,被送上天空,又重重抛下,他不由自主,面对生活,他的抵抗微不足道。
这世界充满太沉重的罪,突然之间,都背负在他肩上。
如果还能有什么是他自己可以选择的。
也许,是让自己的死,来制止两个对他最重要的男人的伤害
可怜的,美好的,勇敢的孔吉呀那将下地狱的自杀之举,是他最后的抗议,最后的辩解
乱世,本不该有如此纯洁的花。
但偏偏孔吉出现了。
他一闪而过,留下震人心魄的纯白花瓣,还有无尽的沁骨芬芳

 

毒而艳丽的夹竹桃张绿水

即使你看的这部电影叫做《王的男人》,你却很难做到在回忆这个故事的时候忽略那个叫张绿水的女子。 
也许这是三个男人之间纠缠不清的故事,但她的存在却是必要的。 
作为王的女人的存在。 
她的一生犹如一出戏而历史中有戏剧人生的人物太多,她的故事就如同染了尘土的珍珠,让人无法一眼就洞悉她的光华。 
出身卑贱,作为燕山君李隆叔父的侍女,献出自己的身体后,却无法得到侍妾的名分。这样的一个女人,是如何在委身叔父后又成为一国大王专宠的女人的呢? 
燕山君的残忍流传于世,而张绿水在其中功不可没,俨然一副祸国殃民的蛇蝎心肠模样。 
艳丽的女子,是一种毒。 
至少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走在她前面的有狐狸精一般的妲己,一笑倾城的褒姒,还有毁灭了爱自己的的人与自己爱的人的海伦。 
她留下的名声,俨然如剧烈的毒,却也因为这样,她跟着燕山君的故事一起存活,一直到《王的男人》这部电影的出现。 
做了坏事的人,恐怕很少有人愿想其中因由,只需要知道他们是坏人就好。 
而历史则遮掩着一切不欲被人知晓的是非,努力分明黑白。但这电影却以真实历史下虚构的故事,挖掘出一些过去并未令人注意到的环节。 
张绿水这样的女人,怎会只是助纣为虐的妲己那般的单纯? 
她从低等的位置爬上来,也许一开始只想要一点点,但越付出,发现自己需要得也越多。在被那年老的叔父掠夺了身体之后,那个叫绿水的美丽女子,开始物色一个用身体能交换地位权势的对象。 
她的目标是燕山君。 
这是一出类似武则天的传说,连委身于两个有血缘关系的男人这一点也异常相似。朝鲜史上三大妖妇之一并非浪得虚名。 
但,她的生命中不会只有权势。 
任何的女人,生命中最重要的成分是爱。就好象人体内水所占的比例一样,对女人来说,没有爱的生活是痛苦而孤单的。 
张绿水是个女人,她无法摆脱这天生的局限,她的心里期待着爱情,一如那高高在上的武则天女皇帝,权势在手之后,也无法克制心中对男人的欲念爱意。 
她的爱情,不是她主动寻求的,而是她的命运让她看见的。 
她像一株路边的夹竹桃,被人摘去枝叶后,便流淌出白色的毒液,但在那些下面,是伤痕累累的心灵,厚厚的疮疤,孤傲而不甘平庸的魂魄。 
她在这上流社会的角落里生存着,一直到她见到李隆。 
你知道什么叫孤独吗? 
你知道什么叫怨恨吗? 
你想报复吗? 
你想将一切毁灭吗? 
是的。 
她想,李隆也想。 
世界上,总会有三个人与你面貌相似,而总有一个人和你心意相通。 
这是她的缘分,也是他和她的孽债。前世的因,今天的果,她成了那同样孤傲而悲惨的王者唯一的安慰。 
所以孔吉的出现令她感觉到危险,当她不再是那个唯一被她的男人信任的人,当她在这个世上那痛苦而不安的爱人找到别的依靠,她坐立难安了。 
她和李隆太相似。 
同样的痛楚,同样对权力疯狂的渴望,她和他,要掌握这个世界,让这个国度里的一切听他们二人号令,可以想象在那些夜晚,烛光下她的胸膛包容着他因为仇恨疼痛不堪头颅时,他们给彼此这样的愿望,并为了那外人看来近似疯狂的举动而认真地计划和努力。 
她和他是受伤的兽,在这时代和黑云笼罩的宫廷里互相舔着伤口,安慰并鼓励着对方走下去。 
他是她的爱,她不得不爱的男人,因为他的梦想即是她的一切,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比如那历史上有名的,将寺院变为妓女户的可耻行径。 
她无所谓,只要是为他。 
但现在却有一个人,比她更懂他,比她更靠近他,甚至摸到他内心里她从未碰到的伤口。 
她骤然觉得自己是肤浅的。 
她和他的爱,是什么呢? 
是需要时的拥抱,不需要时的冷漠? 
她惊恐地,要抓回她的兽,他们天生应当在一起,即便是死,也要团团相抱。 
孔吉,是需要除去的。 
她美如桃花的眸子里,再度泛滥起夹竹桃白浊的毒汁,将孔吉过于纯美的容貌吞噬。 
孔吉的自杀,长生的瞎眼,造成这些结局张绿水在一旁推波助澜。 
她光明正大地自私,为了夺得自己的男人,她不介意成为圣人口中的小人,不介意被观众当做幕后操控一切的黑手。 
为了爱。 
你能说什么是错的呢? 
毕竟在绿水与李隆朝夕相处的岁月里,她早已决定了他是她的唯一。 
而她对他的爱,足以颠倒一切是非,即便心地已漆黑成墨为了他,依然会痛,会伤,会流出苦痛的泪。 
李隆爱孔吉,可以为他付出一切。 
而爱着李隆的绿水,为了他则可以扭转一切。 
她阴险而艳丽地笑,如阳光下的夹竹桃。 
但她的存在并非错误,她天生有毒,爱上一个同样有毒的男子,不是错,是孽。 

根据历史记载,绿水在燕山君遭废帝后被杀,她的男人自己也被谋害。 
她的执著换不来永恒,也许她一开始便有了随他彻底毁灭的觉悟。 
毕竟她和他,都是有着疯狂的命运,看不见未来的存在。 
而她的爱,也随着冬天掠过汉阳的寒风而去,又在数百年后与这部电影一同归来。 
在里面,她笑,她恨,她率性,她阴险,她美貌如花如一株带毒却诱惑逼人的夹竹桃。 

 

默默遮阴的大树长生

造化弄人。
每次听到这句话,我会想到长生。
也许有人认为电影在孔吉的感情上偏袒了他,毕竟他得到孔吉一生的信任,无人可及的重视,还有心意相通时绳索上最后的凌空一跃。
但我认为,这部电影的出彩之处便是没有纯粹的坏和好的区别。
就好象燕山君李隆对别人的残暴与对孔吉的温柔形成鲜明对比,张绿水对李隆的爱和对孔吉的恨造成这女人的一体两面,长生的身上同样充满了各种矛盾。
也许正因为如此,长生才能从李隆王者抛弃尊严和理智的狂爱下脱离,成为真正的主角。
王所爱的男人,成为王的男人,与王争斗的男人。
台湾在上映这部电影时所用的宣传语是;三个男人之间的爱情故事。
三个男人缺一不可。
并不是所有贫民得到王族的宠爱后便可以幸福快乐的生活,灰姑娘的故事太过简单,从不交代幸福快乐结局之后的延续。
孔吉和李隆的开始几乎让一切在瞬间进入噩梦,并不以人的意志或对童话结局的美好向往而改变。
在我看来,长生是这个故事中最为悲剧性的人物。
没有李隆的权势,没有张绿水狠毒的心肠,也没有孔吉足以感动天地的纯洁和善良。
长生是个最平凡不过的[普通人]
从一开始跟孔吉在一起的时候,长生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能力是如此有限,他将孔吉的笑容当做他贫困而艰难的生活中快乐的源泉,但他却无法阻拦孔吉为了生活而走上卖身的路。
一次又一次,明明知道是地狱,却只能送孔吉去的长生是怎样忍耐着的呢?
至少,我知道当他想从那个色老头身边带走孔吉而冒着被打断腿的危险时,他终于无法忍耐。
男人是无法忍受自己宝贝的东西属于别人之手的,这是男人本性中无法改变的一面,也是长生在孔吉为保护他而杀了人之后带他到汉阳的缘故所在。
喜欢的人,为了自己而犯下罪过的人,这样的人是他要保护要珍惜的,他想给他更好的,至少比现在更好,因为孔吉值得。
长生是个平凡的男人,他用的是最平凡的办法,他们来到汉阳,好好地演戏,引起轰动,然后他们可以得到更多的钱。于是他不必偷偷地拿别人的东西来给孔吉,他能看他最重要的那个人露出幸福的笑容。
长生这样单纯的心愿,一直持续到进入宫殿,进入喜乐园,持续到孔吉成为李隆的禁脔。
你知道长生面对的是什么吗?
一个睥睨天下的王者,一个在瞬间就可以要了他性命的男人。
但长生是清楚的,即便再多的好,再多的金钱也换不来的,是孔吉跟他在山坡上的那个拥抱,还有那放在他肩头上纯粹而自然的笑容。
那种笑容没有负担,全心全意地信任他,将他依靠。
长生只是一棵树。
他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他只知道,孔吉是会依靠他的,必须依靠着他,孔吉才是孔吉。
他无法忍受看着孔吉一天天在这冰冷的宫中死去。
他那即使身体污浊而内心依然纯粹的孔吉,如家人,如兄弟,如恋人一般让他最牵挂的男孩儿,渐渐地,被他所不曾见过的阴翳一口口地啃咬着,犹如在啃咬长生自己。
他能感受孔吉的痛苦。
所以他选择了,做孔吉身后的那棵树。
这是他一贯的角色,即使他并不那么高大,并不那么强悍,也许在王权重压下他的生命菲薄如纸轻如草芥。
但长生选择了支撑孔吉。
他努力地,一次又一次地挑战着李隆,挑战冰冷而变态的宫廷,一次次想把孔吉拉回身边,拉回过去。
但一切都回不去了。
当一朵花被摘下来,它永远也无法再回到折断的枝条上。
孔吉的心里有了那个疯癫若狂的王,有了这个冷酷无情的宫,有了那个嫉恨得想杀了他的张绿水。
经历过,孔吉改变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笑得那样地纯粹,他面临着身与心的崩溃。
虽然长生尽力了,但长生的努力却让李隆为了与他争斗而想杀了他,并因此而伤害了孔吉的心。
谁都不是故意的。
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
但事实是长生承受了李隆带有恨意的报复,瞎了眼睛。而孔吉则因为自己把长生卷入这样的悲惨里而选择自杀。
没人改变命运之轮的走向,即使他们各自已做到极限。
所以,他们只能按自己希望的,最好的路去走。
李隆挣扎着想抛弃怨恨飞翔在天空,孔吉想保护对自己重要的所有,张绿水打算告诉李隆他永远也无法飞起来的真相,而长生想做孔吉背后的那棵树。
而最终,孔吉回到了他的身边。
当双眼流淌着鲜血,艰难地走在绳索之上的时候,长生是幸福的吧!因为那对面走来的孔吉,在跃上蓝天的那一刻,最终选择了依靠这大树般默默守护着自己的平凡灵魂

 

- lovexisuo (2006-05-12 to 05-18)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