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Collection

红颜空洒泪,长歌悲燕啼——《王的男人》评论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古风、集市、歌声、长鼓,多才多艺的街头艺人们就在这儿拉开了他们精彩表演的画面。在这群贫穷邋遢的流浪汉中,却有一个他,倾国倾城的他、温柔妩媚的他、多愁善感的他。他是孔吉,一个在戏中专门饰演女角的美丽男子。他一笑,花儿也会羞红了脸,连风都会变得缠绵;他的眼波媚惑如丝,却又澄澈得仿佛不属于凡间。但这一切的一切,或许只是一个令人心碎的错误吧。假面,是他的枷锁,也是他的命运,像是巧合,亦是注定,此生姻缘便由此而起。孔吉第一次揭开面具的时候,便惹来了权贵的垂涎,接着就是追捕和凌辱,甚至让他的双手沾染了杀戮的鲜血。第二次在皇宫中,孔吉为了让他高高在上的王露出笑容,一个倒立,王笑了,面具滑落了。于是王遇见了他,于是命运便一发不可收拾。

长生是孔吉的守护神。天性高傲狂放的他,对孔吉却总是呵护备至。长生温柔地照顾着孔吉的饥饱冷暖、拼命地一次次把孔吉从灾难中救出、细心地擦拭掉孔吉记忆中的血污、阴影和悲伤,就像一个父亲、一个兄长、一个夫君。然而即使坚强如长生,他又怎敌得过王权,而况他只是一介贱民。他不能违抗王,也不能嫉妒王,他本想离开,若不是孔吉哽咽地哀求:“哥,别走。”

都说人生与戏,本来就没什么分别,燕山君就是典型的这样一个人。平日,冷酷和残暴就是他的面具,保护着他童年的创伤、灵魂的孤独和本质的脆弱。反而在戏中,他变得真实了,在戏台上,他才敢纵情、才敢流泪,可惜这面具戴得太久,终究无法脱下,所以这皇宫中,便一再上演噩梦般的剧情。那些环绕在王身边的妃子、大臣、奴仆们仿佛戏台上的生旦净末丑,衬得这世界好不繁华,但谁都知道,这个王几乎一无所有,除了对母亲的思念与惨痛记忆。他在苦闷中强吻了孔吉,一个拥有最高权力的人,为何连一个吻,也抢得那么令人心酸?

艳绝天下的戏子,神志不清的王,于是,这个皇宫只剩粪筐。嫉妒、阴谋、血腥、陷害……一切灾难仿佛受了诅咒般蜂拥而至,命运已失控,无法回头。

王毁了长生的眼,也毁了孔吉的魂,长生与孔吉,今生再也无法目光相随,他再也看不见他。孔吉撕裂地哭,绝望地求,赤红的烙铁无情落下,断了他们的缘。

在牢狱中,一个言不由衷地嘲讽、一个默默无语地流泪,一个遍体鳞伤、一个肝肠寸断。此情此景,那日的儿戏越发鲜明。“你在哪儿啊?”“我在这儿呀!”“哪儿?”“这儿,这儿。”今日你我仍两两相对,但再难回到往日的光景。那样能够的拥抱,那样的笑,谁忍心忘却,谁又人心记起?

最后的一场戏。那日天空蓝得不染一点尘埃,此刻只要入戏,所有的爱恨、悲伤都会烟消云散,只需向这片蓝,许下自己的愿望。戏中,孔吉与长生心中只剩彼此的约定,王的眼中只剩此生难辨真假的戏台,而绿水的回忆也只剩一个女人一场风光而又荒唐的爱情吧。最终王又如何?戏子又如何?天地之大,红尘滚滚,人所奢求的,也不过就是那一份情。戏里神伤,戏外断肠,一生漫漫,疲惫得无力回首,不如用尽全力,一跃去到命运尽头,那一方净土,相信再无劫数。

什么喊杀阵阵,什么刀光剑影,攻陷了历史却冲不破这四人的宿命,那一条长绳静静地谢幕,静静地隔断今生。

泪水中,怎么又见孔吉那纯净的笑容,恍若隔世,朦胧中,欢乐的歌声萦绕渐远,如醉如梦,你说这究竟在哪生哪世?你说这究竟是幻是真?多情自古空余狠,终究,只惹得观戏人几缕柔肠百结,一片泣不成声。


- 血胭脂 (2007-01-20)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