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Collection

《或许长生真正想做的就是......》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我对长生的印象就是“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大家应该还记得,长生在眼睛被烙瞎后讲的有趣的故事吧,因为电影没有交代,所以我大胆的猜想,年幼时他曾经是贵族大户人家的奴仆,他必定在很小的时候便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又或者他的父母也是为了维持生计,将他出卖给别人做奴隶,作为奴隶的日子应该是悲苦而又毫无尊严可言的,我们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一个戏子,或许是逃离了禁锢他的大宅院,投靠了戏班的班主,(对于这一猜想我是有根据的!!嗯有的!!)于是就有了现在我们看到的长生——一个身怀绝技的艺人。

从奴隶到戏子,或许中间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经历,但是有一点我敢肯定,由始至终他一直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在世俗的观念里,他是最下贱的一等人,有着最下等的身体,最下贱的灵魂。

记得长生等人在王的面前表演成功后,王将他们留在了宫中,并赏赐了丰盛的晚餐,艺人们开心的吃着从未吃过的美食,其中一个人问道:“王将我们留在宫中,我们就不是贱民了吧?”长生的回答是:“戏子是不是贱民有那么重要吗?只要能吃的饱就好了,不是吗?”

在这样一个人吃人的社会里,每一个人自出生以来似乎就被烙上了一个标志身份的印记,戏子们拥有的印记就是“贱民”,从出生的那一刻直到一领草席包裹起他们的尸体,甩不开丢不掉的印记。很多人索性认命了,好吧我们就是贱民,只是叹息今生的投错了胎,希望来世有好命吧!

而长生呢,在他的字典里似乎没有认命这样的字眼,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也要拚搏到底,或者他自己也不明白究竟他要做的是什么,他只是凭着一份不屈的傲骨,去抗争,不愿意心甘情愿的接受命运和世俗已经为其安排好的道路,在我的猜想中,他是自己选择了做戏子而不愿意当奴隶,他宁愿冒着生命的危险做高难度的绳索表演,顶着风吹日晒到处演出,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为什么?因为作为一个戏子,至少,要怎么演出由他来决定,观众的笑容掌控在他的手中,虽然是少得可怜的“自由”,但是对于长生来说太宝贵了,所以演戏 对于他而言有着别人难以理解的魅力和涵义。

长生要与命运相抗争,否则他不会带着小吉来到汉阳,不会在街头表演起戏弄王的戏。大家一定还记得,当众大臣极力反对王将艺人们留在宫中后,他和出善的一段对话——

长生:您说…众臣要赶我们走?
   可是、是皇上要我们留下的啊!
   皇上的话,不就是、谕令吗?!
处善:你们这班贱民是众臣的眼中钉
长生:如果早知道皇上也要受制于众臣的话
   一开始就不会拿皇上开玩笑了…
处善:给你点颜色你就开起染房来了!?
长生:转告皇上,我们吃饱要走了。
处善:你们有胆开皇上的玩笑
   难道没胆开众臣的玩笑
长生:你说让我们开众臣的玩笑?
   那就将全天下的戏班都招来吧!

我突然觉得,长生之所以会演那些戏来讽刺和戏弄王,在他的潜意识里,他认为王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真正自由的人,就连那些大臣他也从未放在眼里,因为大臣要受到王的约束不是吗?那些高高在上的臣子其实跟长生一样都是“低人一等”的身份,所以长生想看到王,想戏耍他,“天下除了我还有谁可以戏弄这个高高在上的天子”这个想法让他感到满足,“王啊,你可知这个世界上最最自由的人除了你还有我,我这个卑贱的戏子”!于是他才真正的感到畅快,因为这一刻,哪怕只有这么短短的一小段时间,他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所有的人他,长生,一个戏子,同王一样,已经拥有了天底下最最自由的身体和灵魂,甚至他感到自己更自由些!

但是很快长生发现了自己天真的想法其实正在把自己和身边的人推向一个未知的深渊,宫廷的复杂远非他可以掌控的,于是他想到了一个最最简单的方法——走!离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一方面是感到了危机,另一方面或许他已经有所醒悟:其实身在高位,身为“上等人”,也并不是真正的像他原先预料的那样自由自在,他们的身心其实远不如一个戏子那样自在和随性。

朋友很快成了宫廷纷争的牺牲者小吉被诬陷差点丧命,长生也被烙瞎了眼睛,至此,他才真正的觉悟了,就是从他决定戏弄王的那一刻起,他就亲手结束了自己的自由结束了身边人的自由,曾经演戏是他所拥有的自由之一,他可以选择演什么,为什么而演,但是从面对王的那一刻开始,戏就不再属于他了,戏码不能再由他来选择,观众的情绪也不再是他能够掌控的了。

其实长生很天真也很傻,他为了实现自己的抱负而拼命,一度他也以为自己成功了,可是时不与我,他输给的是这个昏暗的市道、无情的社会,他的追求注定了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所以,如果还有来世,他选择再做戏子,这一次他会把握那份属于自己的宝贵的自由,不会再因为任性和天真而失去它了——或许这就是最后,长生的番悟吧!


- 胖官 (2006-06-06)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