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Collection

"凭他颠倒事,直付等闲看"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好片!从剧情到画面到演员都堪称精湛。严重推荐。
  
  由浅处讲,琳琅满目的街头戏耍表演不仅嵌入得天衣无缝,可说是大韩民族传统文化的一次高扬;由深处讲,在两个戏子身上看到的是隐忍、自尊、洒脱的东方男儿气质。至于同性爱这样的噱头——这早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了,找个噱头把观众引到电影院,再回报已精良的好片,呵呵,不为过吧。
  
  
  王廷——想起了黑泽明的《乱》
  
  虽然从市井杂耍场面开场,但自主角初入王宫起,一样的宫廷场面、一样的帝王权势、一样的利益斗争,不禁让我想起了黑泽明的名作《乱》。就个人观点,将此片与这部大师巅峰作品放在一起,亦丝毫不算逾距。虽然《王》中大场面甚少,决及不上《乱》中千军万马,但除去这一点,就细部而言,《王》从一个角度切入讲宫廷,就把故事讲得有声有色五味陈杂,不得不佩服其功力。
  
  讲一个昏庸、残酷、淫乱、心智不健全的王,并没有用太多笔墨,用几个神态变化就一一呈现。王残忍无道而昏庸专权,平时总沉着一张冷脸。而又因其心智宛若孩童,这张脸往往在出其不意的时候发生变化。而这些突然出现的表情,恰到好处地刻画了他这个人。比如王初登场,是主角首次入宫演习,必须博王一笑才可免罪保身,就剧情发展而言,王在这里必须要笑;而王真的笑了,这意料中的一笑混杂了纯真、淫邪和王者的霸道,一个昏君的形象活脱脱地立了出来。另外一个经典处理是王的眼泪:在处置一个大臣后,王把孔吉叫到后宫,亲自演了一段关于自己的小小皮影戏,无声地落下男人的泪水。这一行泪诉说着这至高无上的权力掩饰下,为君者的压抑许久的不堪、无助、孤寂和脆弱。也是这一行泪水,激起了善良的孔吉由衷的怜悯,从而使剧情不可挽回地走向悲剧。
  
  这是一个可怜而可恨的王,而古今多少深廷中的帝王不是如此模样?一肩担起天下生民和所谓"天"的寄望,注定走一条孤寂终身的不归路,都说天命选择了他们,而他们可有选择?
  
  公公这个角色极有味道,从一开始的阴狠,到后来的忠仁,也可以说整个事件本是他一手挑起。在策谋叛乱者找上他时,他表现出了为人臣子最高的忠义和智慧,他自尽前的一番对话耐人寻味:
  “王是,老天下的命令。”
  “你执意要追随辜负天意的昏君吗?”
  “不足的我,怎么能分辨天意呢?”
  不是吗,凭有限的人之智慧,如何分辨无限的天意呢?一句话,说破了古今多少权势斗争,为天意、为民心,说穿了,不过是成王败寇四个字而已。
  
  说到底,这部片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乱臣贼子,也并不是在批判一个无道昏君。复杂而干脆的宫闱之变中,我们看到的是人,还有人心——王的心、臣子的心、后宫嫔妃的心、以及被无端卷入的平民的心。就这一点而言,与《乱》何其相似。
  
  
  戏子——韩版的《霸王别姬》?
  
  相信《王》的编导组至少是看过凯歌同志的《霸王别姬》的,如果不是,其中的很多处理未免太过巧合。戏子的身份,晦涩的同性爱,加上同样美艳不可方物的男主角(不过与张国荣不同,李俊基顶多只能算二号男主角),实在不能不令人产生联想——更何况两部片子连名字都牵扯不清!
  
  《王》的剧情中还有一段"霸王别姬",就是演出的最后一场戏,讲述先王如何忍痛赐死爱妻的。那个剧情,那个戏装,李同学那个扮相——吐血啊吐血。
  
  不过说到底,《王》讲的毕竟是一个和霸王别姬迥然不同的故事,除了在本片里两位主角是两情相悦这个巨大的不同外(怨念),最根本的差别就在于段小楼和长生这两个男人了吧。
  
  都说段小楼是个真戏子假霸王,其实段小楼身上确有几分霸气,只是他毕竟不像蝶衣那个戏痴分不清楚戏梦与人生。蝶衣为救他为日本人唱戏,小楼狠狠吐了他一口唾沫,毕竟也是男人的骨气。只是小楼在现实高压下终究属于识时务的角色,这不仅表现在他的为人处世上,更明显地表现在他感情的选择上——明知蝶衣一腔深情而装聋作哑,无非是清醒的逃避而已。
  
  如此说来,长生这个男人,当然也是真戏子,不过却又称得上是真霸王。所谓"王的男人",长生才是这部剧当之无愧的头号主角,连王某种程度上也成了他的衬托。他身怀绝艺、敢作敢为、一身霸气,而更具有超脱自乐的东方智慧,怎能不说是男人中的男人。
  
  绳是本片的一个重要意向——具体的,它是民间艺术的核心道具;抽象的,它象征着沉浮艰险的人世。如果没有记错,在剧中长生一共三次上绳表演:一是在开场时,灵巧卓绝的表演表现了这个艺人的精湛技艺;第二次堪称全剧高潮,在被公公释放明明可以逃走自保时,他没有听从公公"抛下长吉"的告诫,竟然在跳上绳索,在大殿之外公然讥讽王,终于被活活烫瞎眼睛;而第三次,正是在结尾处在绳上以盲人之躯作了一番深情而洒然的自白,绳索颠晃、大军逼近,而这一个面不改色坦荡自若的男人,谁能不说他是一个真正的王者呢?三次在绳上走,我们看懂了这个男人这一生是如何独步于世:卑微而不躬身、逆境而不低头,勇往直前而自得其乐。这是怎样一个顶天立地铮铮傲骨的好男儿啊!
  
  相较之下,孔吉这个角色相对平淡,比起程蝶衣的浓艳激决更是不如。不过孔吉的形象也有其新意,就是柔媚的外表下亦有一番男儿意气——虽然不算太明显。第一次王前现演,其他几个同演者吓得台词都说不上来,只有他在关键时刻与长生一唱一搭,终于保住大家的性命。就算孔吉也象蝶衣一般有性别倒错倾向,他至少也把自己当作一个勇敢的女人——不过这好像并不太符合原设定,因孔吉身上确有不少阳刚气,只不过被他的美硬生生盖住了。这可能是利用美男子叫同性恋这个噱头唯一造成的缺憾吧——不过这个噱头带来的收益相信能完全盖过这个小小的缺憾。
  
  说到爱情,两位主角的爱情堪称东方同性爱之经典版本——其实《断背山》也不过是走了这含蓄悲情一路而轰动全球。他为他忤逆权贵,甚至连王也不惜违抗;他为他杀人自杀,鲜红的血流了一地。夜半一个温柔的盖被举动,还有最后那一句“我早被一个男人偷去了心”,不知道还能不能赚得早就久经沙场的同人女的眼泪。不过这种隐忍而绝望的情感,自有其经久不衰的魅力。
  
  然而真正打动我的是结尾处两个人在高绳上说着:“来世再做唱戏的,再相遇!”然后一同翻身跃起,直冲青天——真没想到居然没有走一贯的悲情结尾,而是如此爽快的结束。本来嘛,男人就算流泪,也是面对青天决不作态。男人间的感情怎能那么扭扭捏捏,爱了,就在太阳底下说出来;今生不能在一起,那就来世吧!
  
  
  比色相更重要的……
  
  唉,李同学大红了,身为同人女,我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当年张同学不也是凭美色红遍大江南北。色相固然重要,但美人仅有色相是空洞的,一部片子仅靠色相作卖点是无法被人记住的。《王》是一部具有深邃内涵的好片,太关注于色相问题,是将它辱没了——虽然某种意义上这也算自作自受。
  
  这是一个大家都不大讲内涵的年代了,实在是看到说教什么的烦了,也怕了。把男一号刻画得那么完美,但毕竟还在可信程度内,当不至于引起反感,但不感冒的一定大有人在——其实我个人算其中之一。但最后这两人身为戏子的某种职业操守真正打动了我,说着"在这世上,来好好玩一下再走",这样的人生态度,正因其以一贯之的纯然,而由衷地使人生出敬佩之情了。不是么,世事险恶,人命危浅,有做帝王将相的富贵命,也有做戏子的天生低贱命。又如何呢,做一个王,原来这么不快乐;而做一个戏子,游戏而真诚地度过这多舛而短暂的一生,不也很好?不也很坦荡很开心吗?
  
  这个时候,王笑了,最后一次笑了——带着几分欣羡,几分了然。电影院里的观众,大凡也都露出了通彻的笑容。心中的郁结顿消,而对这充满苦厄的人世生出几分甘愿和感激。这里有一种真正属于底层平民的智慧,穿越百年时空亦能在广阔人心引起深深共鸣。我想起在明代的中国有过这么一首曲词:
  
  谩说矫时励俗,休牵往圣前贤。屈伸何必问青天。未须磨慧剑,且去饮狂泉。
  世界原称缺陷,人情自古刁钻。探来俗语演新编。凭他颠倒事,直付等闲看。

  
  呵呵,这片东亚大陆上的民间艺术家,原来如此相似。


- snoppy88 (2007-06-08)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