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Collection

来自深渊的呼唤 - 影评<<王的男人>>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这是发生在朝鲜第十代燕山王君时期的故事.我不知道一个中国人要评价一部外国影片,在别人看来是什么感觉.而我愿意抛开所有潜在的思维灵感,不是以高空俯瞰大地的姿态,以审视者的角度揣摩这部影片,我只叙述,用自由流露交织的情感,进行一场灵与肉的交谈.
    
   孔吉的出现是整部影片悲剧的开始.婉兮娇媚,浓妆艳抹,一身娼妓打扮.他刚出场既是如此,看着他娇柔地将面具清请掀起,那一刹宛若春风袭来,如沐其中.不错,他是一名戏子,街头艺人.而他演的是女人,是不知羞耻的小娼妇.
  
   他的美貌似乎是令人垂涎的.达官贵人正是被他的容貌所媚惑,要了他的人,并险些将他侮辱.他生来不是惑人的,卸下戏装的他清目神明,灵澈干净.如一泓清泉,汩汩流动的是他不掺任何杂质的灵魂.灵魂依附于肉体,而这个灵魂似乎是游离于他肉体之外的.你看见戏台上的他,又怎能想到这个人该拥有一个怎样的灵魂.

   深爱他的王会懂吗?不会.王所看到的只是他的外表,王在看他第一眼时就被他吸引,尔后的频频接触中,更是被他几乎滠走了魂魄.王只知道"我的孔吉是我的爱",而不会去想"我的孔吉是不是我的一切". 如果王是懂他的,就不会在他苦苦哀求着要出宫时置之不理更不会去伤害他的师兄,用铁烙烫瞎张生的双眼,那双眼睛曾目睹一切,人间的惨淡与荒芜.

   孔吉在师兄的极度痛苦中寂寞了.他的寂寞王看得见吗?寂寞从来就不是用眼睛能看见的,你可以看见一个人孤独,你用的是眼睛,但你要看见一个人寂寞,你要用的是心,是感受,而不是看见.王看见他在屏风后面演着木偶戏.
   ---对不住.
   ---为什么?
   ---戒指是我偷的,我们一起逃走吧!
      别往下看,我好害怕!绳子下面是深渊,不是陆地也不是天空,而是深渊.我这一辈子,演过不少瞎子,现在真的瞎了,我永远不要再扮瞎子了,不过我以前扮瞎子扮得不错的.
    
   王就这样静静地听着静静地看着然后他看见猛地倒地的孔吉,脉腕割伤,流了一地的血.我不知道这个时候王是不是也寂寞了.当他对着昏厥在地的孔吉大喊"为什么"时,那种绝望的声音,那种感觉,恐怕所有看过的人都会难以忘记.
   
   我相信他是痛苦的.倒在血泊里的孔吉像是化作了一柄剑,无声无息穿透了王的心底,揭开那尘封许久的悲哀,深深刺痛了这颗隐忍的心.
    
    一切都那么难以置信.
   
    悲剧并非从这里开始,只是故事发生到这里,它真正变得非常残酷.像是漫长的黑夜,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人连自己都看不清了,希望何在?
    
    希望?从影片开始张生和孔吉就在寻求希望,或许从他们做戏子的那天起就开始寻找了.

   风雨飘摇的王朝,孔吉和师兄看不到希望,或许他们是单纯的,如此干净透明的他们看不见深渊,即使它近在眼前.然而他们愿意在绝望中寻求希望,即使深陷谷底也同样拥有攀登上去的渴望.可是谷底上面是什么呢?它被一层厚厚的雾裹住,任你把眼睛擦干再擦亮,没有攀登上去的人始终是不解的.所有的不解最终化成一团谜,它化成了谷底的重重迷雾.

   重围的雾里你是看不清方向的,从前明辨是非的人们瞎了眼睛,攀登上去,于是听到了华丽的乐章,那不是宫廷的乐章,宫廷没有这样干净明朗的乐章,所有的乐章从人心底而发,从街头艺人的希望而发.
    
    而希望终究成为泡影,人死不如心死来得痛苦,而内心的挣扎却是最痛苦的.张生的眼睛瞎了,人就在深渊的边缘徘徊.人死了,心可以不死吗?张生在内心深处一遍遍审问自己.如果他参悟了,那么他就跨过这条深渊,不是陆地也不是天空,而是深渊.
    
    要是投胎转世你愿意拥有怎样的肉身呢?做个戏子,只做戏子.张生和孔吉都这么回答对方.当他们这么说的时候,他们的笑容和阳光一样灿烂.这道险恶的深渊,在无数次徘徊纠缠与迷茫中消失了.

    我相信它是残酷的,他将附在人身上的"外套"活活剥去,让你直面于这样一个淋漓的现实.像是一把尖刀,深深戳进未曾触及的伤口,陷下去的是哀怨与悲愁,喷洒出来的是鲜血.欢笑背后的痛苦,安逸背后的无知,残忍背后的空虚.所有的一切显现于无形之中,最后化作了两个字:悲哀.
   
    我看到了整个王朝的悲哀.

    首先是市井之徒的悲哀.影片一开始边体现这一点,而这些都从戏子们所排的戏中显现出来.孔吉与张生在街头演的是低级粗俗的戏,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会认为这种戏无聊至极,乃至不堪入目.而周围的群众似乎对这种戏很感兴趣,他们或吆喝或起哄,还时不时哄堂大笑,捧腹大笑,笑得前倾后仰,而他们笑得究竟是什么呢?他们笑孔吉与张生等戏子们的滑稽表演,笑他们表演所选的题材.先是孔吉与张生娼妓嫖客式的表演,后是戏子们对王宫中大王与宠姬张绿水的龌龊不堪的揭示的演出.

   影片一开始我的确感到狐疑,实不知他们究竟在笑些什么,而对那时朝鲜的民俗也倍感不解,难道就任凭这样低级的风俗在民间流传?后来我知道了,那是一种悲哀,是社会底层阶级人民对所处社会的麻木,他们适应了这种生活,戏子们恐怕只是将这种生活舞台式地表现出来.

   六甲曾在和大家一起喝酒时对孔吉说,这位安静得像个哑巴.连孔吉如此斯文内向的人都能在戏台上演着娼妓那样的角色并发挥自如,如鱼得水.或许孔吉已习惯在戏台上以这样的方式表现自己掩盖自己,但从另一个层面上,当时人们对浑浊社会精神上的麻木.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精神上的麻木不仁,而正是这样的麻木不仁,将社会底层阶级的悲惨命运暴露无遗.
    
    戏子的悲哀.他们的悲哀是与生俱来的,从成为戏子的那天起,不堪的命运就纠缠在他们身上,像是一个符咒,你永远也摆脱不了,直到你醒悟,知道你死.而金钱的光芒在远方闪耀,一路荆棘坎坷都可以跨越,只为那耀眼的金子.

   戏子们只是单纯地在大王王后以及大臣们面前演出,不管他们演的是什么,嘲笑大王与王后也好,嘲笑大臣也好,他们所演的都只是凸显了王宫贵族的真实面貌.

   而这些招来了大臣的不满与愤慨.他们认为自己的王变成了一个只会看戏不睬朝政的昏君暴君,一个被孔吉搅得晕头转向的凡夫俗子.所以他们要报复,并将报复的长矛指向孔吉,这个无辜的"罪魁祸首"。

   六甲为孔吉而死,当大臣们要一剑射死孔吉时,六甲挺身而出挡了那一剑。他的死将戏子的悲哀推到了顶峰。当他死的时候,他说:张生说得没错,我们早该离开这里,离开王宫。或许他醒悟了,但这样的醒悟来得太迟也太悲哀。

   一个灵魂在天堂呼唤着,囚笼里的人们,可听见了吗?六甲的死对留下的艺人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摆脱不了的是命运,人就是在最想离开的时侯,发现自己已深陷其中,再也回不了头了。张生最后的悲剧便是见证。
 
   王的悲哀。在影片中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王:残忍、荒唐、暴戾、无知。这是他示人的表面,似乎他的心已经扭曲得变了形。而在这样表面的背后则隐藏了一颗承受了极大寂寞与痛苦的心。

   在他幼年时期,还是元子的时候,深爱他的母亲被父王赐死,好像是从那以后,他开始变了。他一遍遍地恳求父王让自己见母亲一面,却被父王无情地拒绝了。他的内心受到极大的创伤,在失去母亲的日子里,身边连一个能倾听他心底真实寂寞的人都没有。他就在失去母爱的环境下成长,母亲的死是他一生难以释怀的痛,这个阴影无论如何也挥散不去。

   于是就有了他的残忍,他暴君的称号。身为一个王,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杀人,但当他摘下王这个面具,在孔吉面前,他就是一个寂寞无助的平凡的人。他以影子戏的方式告诉孔吉他失去母亲的痛苦,醉酒过后脸颊上还淌着泪。

    王后的悲哀。可以这么说,王后张绿水只是王手中的一个玩物,她不能为王分担什么也无法真正让王开心。他将自己的性感风骚在王面前展示出来,然后博得王的欢喜与宠爱。

  然而这些都如过眼云烟,因为王遇上了孔吉,这个时候的张绿水在王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我厌倦了你就一脚把你踢开,你是一个玩物,理所当然就该有这样的结局。于是张绿水做出了一个受伤女人该有的反应。她要发泄、她要报复,而唯一报复的手段就是陷害,陷害这个让她失宠的人:孔吉。

   然而结果却另她尤其地出乎意料,她万万没有想到张生会站出来当"替罪羊"。这一计划遭到失败,王还是一如既往地宠着孔吉,而她自己,与王之间的距离越扯越大,最后只能在孤独中等待死亡。

   大臣的悲哀。所谓"伴君如伴虎"者,指的就是那些王身边的人,他们和王既不亲近也不太疏远,但只要你惹闹了上座君王,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你的结局一定不会好过。

   《王》中的大臣们便是如此。他们认为戏子们卷起了宫廷里太大的风波。王开始不理朝政,而是沉迷于看戏,看的还是嘲笑大王嘲笑大臣的戏。大臣们当然就无法忍受。

   于是他们要反抗、要报复,倒霉的孔即便成了他们的报复对象。这让我不得不联想到:"红颜祸水",联想到"自古红颜多薄命"。然而这些大臣们究是悲哀的。我记得影片中一位大臣临死前挣扎着说"先辈们用鲜血建立了这个王朝,而你却招些戏子进宫嘲笑我们"

   的确,戏子们的出现让他们整日提心吊胆,让他们认为这是问题的根本所在,这是他们真正的悲哀。我注意到影片中这样一个细节:戏子们在王宫表演时,王通常是笑得夸张不已,连身边的王后也露出笑容,然而这些大臣却一个个神色凝重、心事重重。

   不错,燕山王君是一个昏君,他全然不觉得戏子们是在嘲笑自己与自己身边的人,只是觉得戏子们太滑稽太搞笑了,当然更不会去思考身为一个王君的尊严和这个王朝的弊端。而这些大臣们之所以不笑或根本笑不出来,是不是就可以说他们领悟到自己所处社会浑浊的本质所在呢?我想不是。

   他们不笑是因为,首先,他们知道这些戏子们所演的即是在嘲笑他们,自然就笑不出来;其次,你能够想象如果那些大臣们也笑的像王一样东倒西歪、肆无忌惮会成何体统吗?他们再傻也不会傻到不知道龙椅上坐的是位暴君。出于对君王的惧怕,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轻松不起来,而并非是领悟到这个王朝的真实面貌。当然我并不否认其间有明智者,但明智者毕竟是少数,从这一点看来,也是悲哀的。

   有人说,这是一部同性恋题材的影片,而孔吉、张生、燕山王君三者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却是三角恋的关系。
  
   让我们静下心来思考。燕山王君与孔吉之间尚且是爱与被爱、拒绝爱与霸占的关系。那么孔吉与张生之间呢?亲情、友情、抑或是爱情?我认为都不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是最纯粹且最复杂的。纯粹源自于内心,他们心中没有太多单纯的爱以外的东西,没有欲望没有纷争,像是一杯不掺任何杂质的水,干净、自然。然而就是这样的爱,让人想入非非。

   因此就有了人们想的"复杂",他们的感情是融合了亲情、友情、爱情,且高于三者的情外之情,似乎人间的爱都融汇于此,难以剖析难以割舍。这种爱的确爱得伟大,在世界人眼中也如此复杂。然而,真正的复杂并非出自孔吉与张生彼此的爱中,而是出自于人心,你用什么样的心境、什么样的观点与看法去理解这样的爱。

   也有人这么认为,这部影片的最大看点或主旨在于孔吉与张生之间的情感纠葛。我则认为不然。的确,影片花了较大工夫和时间在两人彼此的情感问题上,但这些都只是手段,它真正要体现的却是当时残酷的社会现实、王朝的悲哀及戏子们向往自由、渴望幸福与寻求希望的心愿。

   我认为影片中最传神之处便是影片的结尾。就像是混沌了千年的大地猛然爆发出一阵声响,闪电与惊雷将沉睡的思想、懵懂的思想震醒,于是万物复苏,人的思想也从濒临绝望中解救出来。

   我以为我会像影片结尾王与王后那样,在绝望中颓废,在颓废中麻木。反抗者们高举着大旗杀进王宫,他们无动于衷,是彻底绝望了吧。但当我看见孔吉与张生在绳索上对话并高高跳起的时候,他们笑容灿烂,而我也从麻木中苏醒,因为我看到了希望。

   我看过很多影片,其中有些也很好,触发了我内心深处的情感,然而《王》的结尾却给了我希望,那种感觉来得特别真切特别感人,因为我是从欲望中看见渴望,从渴望中看见绝望,而从那彻彻底底的绝望中,我看见了欣然萌发的希望。一个人在经历了那么多波折以后,在绝望得看不情生死边缘的情境里燃烧出的希望,是多么可贵与伟大!

   编剧很聪明,在影片开始不久设置了一场孔吉与张生扮演盲人在草地上三番两次错过后终于找到对方的戏。

   那场戏是孔吉与张生逃离旧初并决心来到汉阳所演。没有观众没有喝彩,他们就兀自那样演着,你可以感觉到他们演盲人时那种愉悦惬意的心情,似乎他们在这草地之上,已经远离尘嚣、远离嘈杂。而在影片接近结尾时,张生的双眼已经瞎了,在高高的绳索上演出他一生中最后一场戏时,他说了那么一大段话:我瞎了,我以为我再也不能在绳索上行走了,但看起来还行因为是瞎子,看不见什么我本该瞎得更早是的,我就喜欢这种感觉,真的喜欢!影片前后呼应、达成一致。

   像是在告诉人们:双目瞎了,但灵魂未盲,追求自由的心也不会死,即使投胎转世也要成为戏子,尽管这份职业在世人眼中看来那么卑贱。不做贵族也不做大王,只做快乐的戏子。就像张生在最后所说:人世间是个大戏台!王也不过是显赫一时,总要谢幕的,我们将再次结伴,一起游遍这方圣土!

   影片再现古代朝鲜风格特异的民俗及气势恢弘的宫廷建筑。演员的服装也别具一格,据说戏子们演戏时的着装全是由纸制材料而成。影片多以哀婉、幽怨的曲调贯穿其中,更添全片的悲剧氛围。色调上拿捏的也恰到好处,愉悦则明,悲戚则暗,符合剧情变化。演员李俊基(饰孔吉)、甘宇成(饰张生)、郑镇荣(饰燕山王君)等在演好各自的角色上,付出了最大的努力。


- zijuan0214 (2007-08-09)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