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Collection

政治掌中的文化,权力胯下的艺术 - 从《王的男人》说起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2005年的《大长今》风暴之后,韩流彻底席卷了中国。据说以至于惊动了中央,文化部门专门发文限制类似古装戏的上演。与韩国影视同时而来的是韩国餐饮、服饰和电子产品等等,一时间让外贸部门手足无措,竟弄出个"韩国进口泡菜含铅量超标"的对策,让国人大跌眼镜。文化艺术岂止与经济如此紧密相连,对于执政者而言,它在更深的层次上牵动着人心的向背,关乎着政权的稳固。我们素来就有"党管舆论"和"精神文明"的历史经验和革命传统,因此,从文化战线上抵制韩流以及其他西方思想潮流当然也不在话下。
  
   巧的是,2005年岁末的最后一天,韩国又上映了一部新片《王的男人》,短短三个月之内,该片迅速打破了韩国的票房纪录。"王的男人",顾名思义一定有一位美艳无比的中性人作主角,这的确是吸引眼球的绝好噱头。但看过该片的剧情之后却不难发现,它其实只是一部历史文艺片,而并非一部庸俗的商业色情片。影片讲述的是在朝鲜的燕山王朝时代,一队民间舞剧艺人为了糊口求生,在街头演出政治讽刺剧,结果被抓进了王宫,不料反而得到了性情偏执的国王的赏识,其女角反串艺人孔吉更成了国王的感情寄托,但这些艺人的政治讽刺剧激化了王宫的政治斗争,结果艺人薄命被摧折,王权暴戾终崩溃。
  
   说实在话,如此题材的影片首先很难在国内得到拍摄和上映的许可;其次即使真的由国内拍摄,估计也被改得面目全非,成了规规矩矩的说教;而更重要的是,即使上映,这样说教的文艺片也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票房,就更别提什么与《指环王》、《泰坦尼克》相比来打破纪录了。可是,韩国人居然做到了,而且不仅不靠色情和暴力,反而带给观众的是由衷的感动和震撼的反思,如此骄人的影业战绩,当为国内电影人所敬佩!
  
   优秀的电影人纵然可贵,而更为可贵的,是能容忍这些电影人百般出新地批判自己的当权者。中国从来不缺文化的土壤和艺术的火花,不缺创新的天才,只是诚如张爱玲所言"天才往往都没有好收场";因为中国更强大的是政治权力,而执掌权力的人都无一例外的站到了守旧的一边,对他们而言"稳定压倒一切";中国缺的恰恰是政治的肚量和权力的弹性,以至于文化和艺术没有生长的足够空间;从实质上而言,在当代文化艺术领域极端多元和瞬息万变的条件下,我国的政治权力对其显得畏首畏尾、捉襟见肘,缺乏游刃有余的控制力。所以人们才会在中国看到奇怪的现象一方面国产电影得不到发展濒临破产,而另一方面主管部门宁可坐视外国影片长驱直入,宁可文化市场萎缩凋敝,也不愿让国产影片有自由言说的话语权。大量优秀内地导演和影片只有转入地下或者在国外发行,与《王的男人》最相似的《霸王别姬》就是一例,这毋宁是文化国力衰败之悲哀。
  
   在电影管制方面,韩国改革的成就应当成为我国学习的范例。90年代初,韩国非官方的"电影振兴委员会"在协调政府和电影人之间的矛盾中起了巨大作用,独立导演金东园、赵成丰因放映电影《红色》被抓,正是该组织出面协调才得以出狱,并最终促成了1998年韩国取消电影审查制度,以"电影等级制度"代替。每部电影的等级由民间组成的"影像物等级委员会"进行评级,对色情、恐怖、政治等题材也不再限制。另一方面,"电影振兴委员会"还负责政府财政资助的"电影辅助金"的发放,用以无偿资助青年和独立导演的实验短片、纪录片和艺术独立电影的制作,以及帮助商业电影融资。
  
   在如此宽松的环境和良好的培育之下,韩国能拍出那么多优秀且风格各异的影视作品,也就不足为奇了。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看《王的男人》,可以说这部影片不仅是韩国电影管制改革的一个成果,更是韩国人对政治权力与文化艺术之间的张力进行反思的一个小结,为当代韩国影片的繁荣与发展做了一个完美而艺术性的注脚。
  
   在该片中舞剧艺人演出的戏剧一共可归纳为八部。第一部可称为"尘世飞天",是孔吉(李俊基饰)和其师兄长生(甘宇成饰)在贵族家的开场演出,比喻艺人在求生与卖身之间的挣扎。孔吉在走钢丝绳时向往自由的"飞天"与长生不忍孔吉卖身而愤然"坠地"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第二部可称为"众里寻他",是孔吉和长生在杀了贵族而逃往汉城的路上排演的两个盲人互相摸索的戏,比喻情同手足的友谊之珍贵。第三部可称为"国王的床",是孔吉和长生到汉城后和老六等艺人结伙演出谋生的第一部政治讽刺剧,"国王也会像任何男人一样沉迷女色",于是嘲弄国王成了他们的饭碗,他们也正因此被抓入王宫,还演给了国王看,没想到国王却对其饶有兴致。第四部可称为"卖官鬻爵",是国王赏识艺人们后支持他们正式演出的第一部戏。这部戏将王公大臣受贿卖官刻画得入木三分,直接导致一批高官被问罪抄家,为国王在与贵族权力斗争中大开杀戒拉开了序幕。第五部可称为"刺妃问母",是孔吉在了解到国王自幼母亲遭人陷害而被毒死的遭遇后,特意为国王编排的王宫讽刺剧,由于该剧直刺国王内心的隐痛,导致了国王在王宫内外一系列的复仇行动,为王权的崩溃埋下了隐患,也使孔吉成了杨贵妃一般的是非焦点。第六部可称为"讨桀骂纣",孔吉成了众矢之的,而国王因为进一步的孤立而更加依赖孔吉且更加暴戾,报应开始落在戏班各位艺人的身上,长生为救孔吉,冒死咒骂国王,上演了一出高空"讨桀骂纣"的戏剧,结果被国王烫瞎了双眼。第七部可称为"生死与共",是长生在牢中自述为孔吉替罪而瞎,而孔吉又表演给国王并割腕自杀的一出剧,照应"众里寻他"一剧。最后一部第八部是全片的高潮也是第一部"尘世飞天"的再现,可称为"我是国王"。长生和孔吉在王宫被贵族攻陷的最后时刻一同上演了此生最后一幕华章,经典的台词道出了艺人的心声:"为了生存,我迷失了自己;身为盲人,我无视心被偷走;在这宫殿里,不过是深渊。我真早该瞎了!""在我的戏剧里,我才是国王,我孰视无睹,我趾高气昂,只和我的同伴默契无间。""你根本分不清高低,所以你把这个世界上下颠倒。""来生做什么?不做贵族,也不做国王,没有别的,还要做一个戏子。这世界只是一个舞台!国王是趾高气昂的,而死亡是永恒的。来生我们再一起,在天地间遨游!"
  
   从传媒法的角度来看《王的男人》中演绎的几部政治讽刺剧,"国王的床"一剧类似美国的著名案例"沙利文案"(Sullivan)和"杰里.福尔韦尔案"(Jerry Falwell),这两个案例确立了"公众人物"受到媒体讽刺时较难构成"诽谤"侵权,也就是给予媒体和文学艺术家讽刺公众人物的更多自由。而"卖官鬻爵"和"刺妃问母"两剧则类似"五角大楼文件"案(The Pentagon Papers),该案确认了媒体监督政府的权力,以此通过阳光来防止政府的腐败。而"讨桀骂纣"一剧则类似"雅各布.阿布拉姆斯案"(Jacob Abrams)和"星期六新闻案"(Saturday Press),这两个案例确立了只有在战乱紧急或造成"明显而现实的危险"情况下,反政府及国家领导人的言论才能被管制和处罚,否则即为言论自由。
  
   当然,该片政治讽刺剧中包含的"言论自由"思想仅仅只是影片中的一个侧面或者说一个元素。电影是立体性,艺术是生动的,它们总是超越了法律的规范和学术的抽象,甚至往往超越了影评的文学语言所能企及的程度。在我看来,《王的男人》较之《霸王别姬》少了历史的风尘而多了寓言的色彩,从"尘世飞天"到"众里寻他",从"生死与共"到"我是国王",电影和戏剧带给我们更多的是人性的感动。《王的男人》韩语片名直译为"国王与小丑",在影片中它们正代表着政权和文艺的两极。国王大权在握,却于心灵深处无比孤独而悲呛;戏子身如草芥,却依然能向往自由和享受人间真情。人同此心,影片在更普遍的"人"的意义上理解着批判与反思的角色换位;弥合着政权与文艺间流血的伤口。正如最后高潮的台词所言在戏子的世界里,这世界便是一个舞台,他自己便是国王。在本文看来,实可解读为尽管文化在政治的掌中,尽管艺术在权力的胯下;然而真实的感受在我们的血液里,跳动的心在我们的胸中。文化不能被掌控,艺术容不得侮辱,人的精神自有她的倔强和尊严。在现实世界里,当权者是国王;在精神世界里,我们自己就是国王!

- dasaner (2007-8-19)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