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Collection

【废文】- 罗带同心结未成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长生篇)

古典感的爱,可以在静默中没有任何声响和要求地存在。暗中点燃的小小火焰,只用来温暖自己的灵魂,照亮对方的眼睛。----------

                还记得安妮的这句话,用在王剧里的长生身上,竟再找不到更贴切的字语。

长生是我极喜爱的一个角色,把我对男性世界最完美的期翼,把握演绎得入木三分。这样坦荡荡的一个君子,无畏而担当。但他自进到皇城里,就被热闹的世界诱惑,把一干人的命运带向黑暗的河流中。

一切一切的起因,起于我的贪恋,被欲望的车轮蒙蔽了双眼,向残暴的王,去奢求一场短暂的盛宴。但入得高墙,并不是幸福生活的开始,不见宿命里的旋涡在那儿静静潜伏。是怎样一场场不自主的游戏,让我们卷杂其中,上演着充满了杀戮与血腥,阴谋与背叛的戏。

我是这样急切的追问着吉,要把他带离这块是非之地,可哪里知道,时间早也把一切物换星移,正是当初自己的一时疏狂,这台荒诞的游戏,也变成了深宫里的一颗颗欲望的棋子,交付到王手中,再怎么也走不出命运的沼泽。

我看见你,离我越来越远,身影越来越模糊,再不见你对我开心的笑颜。

我一遍遍的追问你,这样的言语却渐渐力不从心,我暴躁,无视你拖着身心俱疲的身躯在我面前。

长生如此的失落与迷茫,看不见吉一颗飘摇起伏的心,还在一旁用力的相逼。这可怕的误解,造成了明日更大的伤害。吉用哀怨的眼神无声的告诉他,但长生的心里已装满了嫉妒与怒火,哪里容得下吉温柔无力的倾诉。

幸福看似如水,平静无波的那段过往,突然间就掀起波澜,他们再也找不见彼此的影子,长生是这样茫然失措,在一片惊慌里,把吉寻找。
只是,这才发现,我在这里,你已在那边了。
是的,你在那边,离我千万里的路程,再怎么风雨兼程,只能看见你的一剪背影。

王来了,带者无比强悍的姿态,掠夺一切,我不过是一抹草芥,就算拼得一死,也不能保全两人一路走来生死以沫的情深,不去探询生命里是否存有爱恋,那段涓涓长流的感情,是否就是自己也害怕的异端猛虎?

就算王把你强留在身边又如何,不过是落花有意的淡漠,我看见了你朝我飞奔而来,我眼虽已瞎,再看不见,但心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明亮如镜。

吉的声音亢奋嘶咧,你这不要命的傻瓜,都看不见了,还不快下来。
长生立在走绳上,就算脚下是无底的深渊,又怎样?听到你说了未曾出口过的比山盟海誓还蜜人的话,死又怎样?

我在这里,你在这里吗?
伸出双手,把你抱个满怀。
曾经多么幸福的回望,终幻化在眼前。
经历了两次错手,我们终于心灵辉映,知道心里彼此都未曾疏远对方。

吉,你可知道,这上帝造就最大的罪过,就是你错生的男儿身,却比女子的柔美还要妩媚璀璨,今生空把两情误,谁定下了爱的法则,是那么牢不可破,在爱的世界里,也要与你长长的朝夕相伴。
我愿与你罗带同心永相结,奈何平地波澜起,一腔春水转回流,已是江头潮已平。

命运的伏笔,早早的隐潜在了故事的初开处,只是我,怎么也看不到,缘起何处自归结在何处的结局。
在虚空的绳索上,你曾说,师兄,我害怕。
我对你说,别怕,有我呢?

我们此刻就站在绳上,作最后一次人生的自我表演,这是你我喜爱的方式。脚下,是万丈深渊,做完最后的一个动作,吉,我们就去山花盛开的地方,再不回来,好吗?
 

-----------------完----------------------

 

- 雪漫沁 (2007-9-11)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