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Special Features & Reviews Mainpage  |  On-line Reviews & Collections


KatC Collection

孔吉与长生 -  对于王男的理解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我对于王男的理解看法主要有两个方面:

一个是针对导演的。在王男放映后,准基大红了。一个配角红成这样,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几乎把所有的观众的目光集中到自己身上,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不管多大岁数的人,去看的是长生、燕山、绿水、六七八或是处善,但所有人没办法无视孔吉的存在,也没有办法不去注意他,这是什么原因,到了不得不看的地步(我觉得是这样,和我想法不一样的人当没看到吧)。除了孔吉在影片中表现的真善美以外,就是影片脱离不了原剧的关系,孔吉在原剧中是绝对的主角。在戏剧尔中,王和孔吉是主角,长生是配角,孔吉在剧中贯穿始终,以孔吉的死为结束。

在电影中,导演试图以长生的角度来叙述故事的发展,窃以为这是他一厢情愿。故事的前半段的确是长生的角度,但后来的发展是长生不知道也预料不到的。从孔吉第一次见王开始,长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勇气去了解。但是他所有的事情,他都对孔吉有交待。从这里开始,故事就不得不随着孔吉走了。

一开始,导演是把孔吉当成花瓶来的。不然以导演的性格,不会冒然起用新人,当然这个新人也要有演技。但绝没有把孔吉当成重要角色,电影中只注重来表现孔吉的美,让这种美成为王与长生之间的矛盾冲突的必要条件。

以长生为主要叙述人,电影中加了长生的戏,着重表现了长生对孔吉的情感。但却没有减少孔吉的戏,不是不想减,减不成,减了以后电影就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了。但是咱们细想一下,把长生的戏删一下,这部电影还是能说清是怎么回事的,不是吗?最起码剧情是完整的。

所以在我的理解来说,孔吉与长生和王都是主角。这是一部关于男人的情感的电影,使我加深了对人世间的情感与感情的理解。

从这里,就说到了我对王男的第二个认识,男人之间的情与义。

首先来谈孔吉和长生之间是什么样的情感,这个问题个人有个解,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尽相同。最牢固的感情产生于男人之间,超越爱情和生死,和信仰一样,不是忠诚就是背叛和放弃,没有中庸之道,放弃说穿了也是背叛的一种。

长生与孔吉身份是戏子,属于贱民,连普通老百姓都不如的身份。他们两个在长期的演艺生活与日常生活中,达到了高度和谐默契的程度。在日常生活中,虽然经常要吃苦中之苦,但在演戏时,他们的精神压抑却得到了充分释放。孔吉与长生属于戏子中的演技派,是戏班中的主要角色,配合的非常默契。虽然是戏子,却并不因为戏子的低贱身份而感到不自在,对豪华的宫中生活也不羡慕,只求饱饭,对表演更是乐在其中。长生和孔吉在精神生活上的追求达到了高度统一。他们都喜欢当戏子,自由的表演是他们的最高追求。孔吉与长生在精神生活上绝对统一,沉浸在戏中,在表演中,他们之间在精神上互相依赖,互为生活重心,长期的共同表演和生活使他们之间互相信任和忠诚。对他们的身份来说两人之间的互相追随与默契已经满足了他们的精神需求。

长生与孔吉在进宫后,以为他们得到了美好的生活,衣食无忧,而且还可以自由的演戏。但在演了贪官那场戏,王第一次召见孔吉后,在长生心里就产生了怀疑和动摇。我想他很怕孔吉被王污辱,而且很怕孔吉选择比他更强更具有保护力的王,他在低估和孔吉之间的忠诚度,但他对王无能为力。在长生和戏子们准备出宫时,他很明显在等孔吉回来,在孔吉不让他走时,他表现得非常暴怒,是压抑之后的暴发,他心里不具备放弃这种信任和忠诚的能力,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将要失去孔吉,失去生活的重心,这对长生来说无法接受。所以在绿水诬陷孔吉时,明明是死罪,他也要冲上前去替孔吉顶罪,这是死罪,孔吉认了不一定会死,但他认了却会死,长生心里是应该清楚这点的吧。所以我认为他在向孔吉表明一种态度和心迹。在处善放他走时,他不走,放着生路不走是为什么?放不下吧,放不下孔吉。他对于孔吉的态度已经表明,没有你我宁愿死。

孔吉在剧中是个十七八的少年,在以前的戏班中,被班主出卖,他是非常无柰的。君不见,他们连吃饭都很难。为了同班的饭菜,孔吉不惜牺牲自己,但这并不表明他是自愿的,面具后面的泪光让人从心里发凉。看似逆来顺受的人,在班主想对长生下手时,非常果断地放倒了他。孔吉与王一样都没有母亲,这使孔吉对王产生了同情之心。本身的善与美使他对王产生错觉,没有发觉王对他的需要的强烈。但是看到长生必死的他,很坚决的用刀划过了手腕,给了王沉重的一击。长生是勇敢的莽撞的,有野心的。但孔吉在思想上更自信、坚定、果断,他对长生从未产生过怀疑,这是被追随者(王者)必备的素质。孔吉是我心中的智者,是有大智慧的人。在矛盾升级的时候,孔吉从来没有过迟疑和犹豫,解决问题的手段非常冷静和果断,非常的男性化,而且真正的决定(决定事件的走向)都是孔吉做出的,连王也无可奈何。这一切在他的相貌和年龄的表相下被人弱化。

再来说下燕山王。相对于长生和孔吉来说,象王这样的形式,身边必需要有追随者,有死士,没有效忠至死的人追随他,不能成事。王的形式必需要有足够的魅力来让人为他放弃生死和尊严,为他受死,为他受辱,这都是个人信仰的自我实现的一个过程。但是王对自己母亲的死耿耿于怀,找不到平衡点,导致他的性格变异。王只有楚善和绿水两个追随者。其中绿水只想独占他的爱情,取代他的母亲,成为他信任的人。对王的统治不起什么决定性作用。楚善则是只忠于王的人,而不管这个王是谁,尽自己的责就好。但在王的位置,只有这两个人追随是远远不够的,所以王不管在精神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是非常孤独的,在政治上他的地位也非常不稳固。他迫切需要追随他的人,需要别人的信任,来巩固自己的领袖地位。所以他和忠于王的楚善采取种种手段,来镇压和威胁大臣追随自己,但他的不加控制的情绪显然出卖了他,楚善放弃他自杀了,大臣们最后彻底不要他了。

王缺乏自信,做人做王都非常失败。为母亲报仇后的王,对王的身份拎不清,明显没了生活目标,自认为心灵最接近的孔吉又要坚决离开。王对赢得别人的追随的手段非常缺乏,自认为对孔吉不错,但没有料到被他利用完的孔吉认清了他,即使封官也拒绝,他也认清到自己的孤独和政改的不成功。孔吉和长生做为演技高超的戏子,精神上达到共鸣,心灵上互相信赖就可以,但是王不一样,他本身这个位置是需要别人肓从的,但是他缺乏霸气,对一件事的过分纠结掩盖了他的光芒,缺乏长远的政治策略来巩固自己的统治。

做为最后的总结语,我想说,长生和燕山是表相的王,其实他们的心和眼都是随着孔吉的,孔吉在柔弱、被动的表相下,有最坚定的心,所以他是长生与燕山想要控制或追随的。


- shandian1972 (19-Jan-07)
 


Back to Translated Article


  Send mail to Webmaster with questions or comments about this web site. 
  Copyrights 2006-2007 Wang-ui-namja.com. Please note our disclaimer.
  Last modified: March 15, 2007 21:42:11 +0800